四個半月大

宮崎,台灣人。

➤全職文章放置。
➤主要葉方,還有方銳中心。

[葉韓]夾縫求生 01

◎偽哨兵嚮導設定,私設多到已經變成另一個存在了。

◎雖然是葉韓,但是是嚮導X哨兵!

◎附帶周翔,大概還會有喻黃、雙花、雙鬼、林方、盧劉、方王,出現時會再標明。

◎韓文清還沒上線……。

◎韓大大快生!331前一定寫不完所以就先放上了。

◎這四天一直都是五六點才睡,身心俱疲總之先去睡了。 


  闊別一年再度回到工作岡位上,葉修依著他的生活習慣直至中午過後才踱進咖啡店,跟店員要了一杯拿鐵還順走一份報紙,把前拍在桌上後逕自拉開員工休息室的門,然後轉開門邊的書櫃,一扇鐵門赫然出現。

  鐵門內的空間超乎常裡的大,與外面的世界截然不同的先進科技像是異度空間,至少沒有燈管卻永遠都亮到讓人眩目的走廊讓葉修也想在自己家裡安裝這樣的裝置。電費很貴啊,葉修摸了摸口袋,抽出一根菸後大口吸了起來。

  走廊看起來是一條徑直沒有盡頭的路,走三十步之後向右轉又是一條同樣無止盡的長廊,看不見其他空間的詭異設計算是這座龐大地下城的保護機制。拐了不少個彎之後終於看見一小扇窗,而葉修再隨便也不敢用腳敲門,當他站在小窗前時小窗逐漸上升直至可以讓人走著進去,葉修每次都覺得這是個太過多此一舉的功能。

  「前輩,你來遲了。」

  跟著跳上葉修身上的小時鐘顯示著十三點二十分,葉修看許久不見的辦公室仍充斥著不少機械,見這一年並沒有太大的改變也放鬆了下來,並碾掉抽到一半的菸。

  倒是辦公室的格局比他去年最後一次看到時還要寬敞且乾淨,多了一張桌子的辦公室整齊排列著三張桌子,像複製貼上一樣連間隔都一分不差。最右邊跟中間的人葉修並不陌生,他狐疑地看著一旁一絲不苟的男人,無聲表達自己心中的疑問

  「這是張新杰,新加入的領導。」

  江波濤向來擅長與人打交道,此時也負責介紹葉修跟張新杰認識。張新杰跟葉修握手的時候皺著眉頭,面色在瞬間變得不怎麼好看,緊緊一剎那的接觸,他已經知道葉修是個強大到無人能招架的存在,即便他是個嚮導。

 

  世界上擁有能力的人佔極少數,尤其在經過幾次大戰之後更顯得寥寥無幾,為了保護能力者政府給予了他們一定的保障,有別於常人的教育跟升學機制,當然還有特地為他們留下的官位跟軍位。

  哨兵與嚮導之間沒有絕對的不同、只有相對的差異,在擁有能力的本質上他們是同樣難能可貴而惺惺相惜的,個人有個人較為突出的能力,在經過多項測驗之後以最顯著者稱之。管理系統會在他們正式成為哨兵跟嚮導的時候配給他們互補的搭檔,他們作為工作上的夥伴有義務替彼此跟國家鞠躬盡瘁──當然,自己找到自己的搭檔是更加適合。

  而葉修所存在的組織並不在政府的管轄之內,他們稱之為「第三部門」,獨立於政府體系之外的地下組織與其說是被遺棄,倒不如說是無法割捨的毒瘤。他們大多在戰時受到太多傷害跟衝擊而無法返回工作岡位,又或者是因為能力太過卓越而無法控制的暴戾分子,在被政府扔下地下的同時也仰賴著政府給予的工作,所有一切的醜陋跟黑暗都由第三部門承擔,像是苟延殘喘,又像是在贖罪一樣。

  葉修挺意外張新杰這樣一個看起來正經八百的人也會到第三部門,不要看另外兩個領導人都挺正直的,江波濤作為普通人卻為了情同兄弟的周澤楷來到瘋狂的地下,至於肖時欽……他對機械的狂熱大概也只有第三部門可以任他瘋了。不過張新杰還沒開口,葉修就聞到他身上一股淡淡的藥味,以及不知道包裹在身上何處的繃帶味道。

  受傷來到第三部門的,也是大有人在。

  「葉修,雖然你剛復職,不過任務已經下來了。」

  你的新哨兵。

  肖時欽遞過來的資料上公式化地記載著這個人的身體素質、能力介紹跟成長背景,被調轉到第三部門則是隻字未提,只有最後一行的年月分顯示他離開的時間。時間不長也不短、剛好是一個月前。葉修抬頭看了眼張新杰,忍不住咧起嘴笑了笑。

  這倒是給了他一個最好不過的復工禮物。因不明原因而離開軍方來到不談論人權的第三部門,負傷的嚮導成為了新領導,而造成傷害的哨兵在這一個月期間仍未能找到足以匹配的嚮導──還真特麼重視自己啊,葉修有些無奈。

  但對葉修來說不管哨兵是怎樣的人都無所謂,他相信自己的能力能夠好好配合跟輔助哨兵,更不用說他的能力與普通哨兵不相上下。事實上在過去他幾乎是作為哨兵獨自行動,偶爾替落單的哨兵上個精神輔助,沒有過更深的搭檔關係。「因為那太大才小用了!」葉修曾經這樣跟嘗試強制配與他哨兵的江波濤抗議,而對方竟然也沒有辦法反駁他。

  「韓文清是麼?看起來挺強的,就是差我一截。」

  他這麼說,然後勾起的笑容比起感到興趣更像是充滿嘲諷一樣。

  葉修習慣性的武裝。


评论(1)
热度(27)

© 四個半月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