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個半月大

宮崎,台灣人。

➤全職文章放置。
➤主要葉方,還有方銳中心。

[周翔]所謂的反差萌是這麼一回事

◎學趴,孫翔是高材生設定←

◎各種設定如果有空會寫出來的,如果。

◎我是不會說這些事情感覺特別熟悉。


 

  孫翔大概是周澤楷見過最沒有生活常識的人,升上二年級並且被分在同一個宿舍之後,他覺得自己成為了孫翔的老媽,時時刻刻都在擔心孫翔會不會跌倒把自己的腦袋撞破,或者是把背心穿反、鞋子穿錯腳之類的。周澤楷扣上襯衫的扣子,還沒來的及打上領帶就聽到廁所裡面傳來孫翔急切的聲音在喊他。

  「周澤楷周澤楷!你快過來!」

  孫翔恭敬地替周澤楷打開廁所的門,伸出他纖細的手指指著馬桶。躺在馬桶裡的是孫翔的黑框眼鏡。周澤楷傻傻地看著孫翔,他覺得他所剩不多的語言功能在這一刻完全被剝奪了。

  「就是那個……我剛剛想要洗臉所以把眼鏡放到衛生紙上面,結果沒想到他就掉進馬桶了……」

  言下之意就是要他幫忙撿起眼鏡就是了。周澤楷從牆壁上的架子拿出打掃浴室時會戴上的手套,視死如歸的將手伸進馬桶然後撿起躺得非常安穩的眼鏡,還順便用洗碗精將鏡片洗乾淨後才還給孫翔。

  「下次,放架子上。」

  「唔、好。是說我想要吃包子!」

  揮舞著手上的塑膠袋,孫翔將冷凍過的包子拿給周澤楷。這學期宿舍每一層樓都添購了一座冰箱,趁著這個機會周澤楷將家裡的微波爐跟烤箱一起搬到宿舍,否則每次看孫翔叼著冰冷的饅頭就讓他直皺眉頭。

  早上起床時幾乎都要趕著去上課,自然是沒有辦法準備豐盛的鮪魚蛋吐司或者是雞蛋沙拉夾麵包,往往都是包子丟進微波爐然後進廁所刷牙洗臉,梳妝完之後剛好可以帶著早餐出門上課。周澤楷想微波爐只要按幾個按鈕就可以把食物溫熱,對於不太有生活常識的孫翔來說應該很簡單才對,但事實證明他錯了,徹底大錯特錯,一如他時常會搞不清楚woman跟women念法上的差異。

  在孫翔兩度準備早餐失敗後他便徹底成為502寢室的米蟲,除了吃飯睡覺跟念書之外什麼事都不用做。

  對此孫翔有過劇烈的抗議,像是我又不是大家閨秀我也會打掃房間,說完這句話之後周澤楷打開他的衣櫃,在裡面他只看到皺巴巴的衣服.還有當他自告奮勇要打掃浴室的時候卻被清潔劑噴得眼睛都飆出眼淚來了……周澤楷默默接過掃把開始掃地。

  說到孫翔弄壞早餐的那兩次真的只有慘烈可以形容,其中一次還引起了整層樓的關愛。

  那天周澤楷起得比較晚所以沒有時間先準備早餐,他一邊進廁所一邊跟孫翔說:「早餐的饅頭拿進微波爐微波。」昨天他才讓孫翔拿包子進去微波兩分鐘,確定孫翔真的知道要怎麼用微波爐所以才放心交給他,但當他從袋子裡拿出饅頭時覺得一切都不好了。

  孫翔氣呼呼的拿著裝著饅頭的袋子扔到他桌上,一臉周澤楷殺他全家的氣魄對他興師問罪:「為什麼這饅頭這麼硬?這還算食物嗎?」周澤楷才想要問負責微波饅頭的孫翔到底幹了什麼好事,他吃的到底是磚頭還是饅頭?根本咬不下去。「微波兩分鐘啊!你說的。」

  ……你懂不懂什麼叫做臨機應變因地制宜?包子裡面有包餡所以微波兩分鐘、你饅頭特麼微波這麼久幹嘛!周澤楷默默將硬得可以打人的饅頭扔進垃圾筒裡,一邊哄著孫翔一邊等著午餐的到來。

  隔天周澤楷拿麵包給孫翔的時候還特地跟他說烤三分鐘就好,然後孫翔真的就烤三分鐘,但他沒有發現麵包已經頂到了上面發熱的管子,然後麵包就烤焦了,整個燒焦的臭味瀰漫房間,周澤楷從外面拿著曬好的衣服進來時還以為孫翔把房間燒掉了,當事人還渾然不覺地認為麵包還沒有很熱所以打算再烤個三分鐘。焦味擴散得特別快,附近幾房的都湊到他們房間外一探究竟,知道真相之後個個掩著鼻子大聲嘲笑孫翔後才離開,對門的方銳還怒沖沖地跑進房間抓起他借給孫翔穿的外套,就怕上面染上了臭味。

  當然這一天的麵包也一樣不能吃,孫翔不信邪地狠狠咬了一口之後沒有形象地又吐了出來,在嘴中擴散開來的苦味讓他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久久才拍了周澤楷的肩膀一下,特別嚴肅又認真的說:「以後早餐都拜託你了,周澤楷。沒有你我大概會餓死。」

  周澤楷覺得孫翔是他們全學年第一名這件事說出去有點讓人想自殺。


 


评论(1)
热度(22)

© 四個半月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