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個半月大

宮崎,台灣人。

➤全職文章放置。
➤主要葉方,還有方銳中心。

[葉黃]隨筆堆置2

◎交往設定,都是對話。

03.

 

「嘖嘖嘖周澤楷那小子都不懂得要叫一聲前輩,懂不懂禮貌啊江波濤怎麼教的啊真是。」

「叫什麼前輩,你們差不多同年吧。」

「誰跟那小白臉同年啦!本少可是第四賽季就發光發熱了好麼!那小子第七賽季才竄起來就這麼囂張,也不過就長著一張白白淨淨的臉罷了,連話都不會說,我看小嬰兒都能叫得比他大聲了。」

「那也不過是代表你出道早、比較老而已。」

「我去你的!什麼叫比較老,我這叫資深、資深兩個字你懂不懂?文化點啊!」

隨便怎樣都好啦,在床上的時候不要討論別的男人行不。葉修深深覺得他的情人只要犯了話癆便連情趣兩個字都不知道要怎麼寫了。

 

 [藍雨的場合]

「唉唷腰疼啊真是的,小爺我才二十出頭歲啊,像是閃到腰之類的消息傳出去還不給人笑話麼,小盧過來幫我捏捏腰,真是疼死人了等下怎麼繼續訓練呢。」

「黃少,隊長在叫你呢。」

「隊長啊……我不是準時來做訓練了麼,雖然說是半夜才溜進宿舍的但早上九點的卡也確確實實是我自己打的、就不要計較了嘛。你也知道那個那啥的,葉不修特纏人啊,我都說了咱藍雨紀律嚴格得很、他就裝聾作啞,我這也是莫可奈何。」

「少天,我說過門禁是十二點吧。這個月你可沒有特休了。」

「咦咦咦隊長不帶這樣的啊!我是無辜的你看看我這雙眼睛特別的真誠啊你就信我了吧,要罰就罰葉修這可都是他害得!只罰我一點也不公平,現在是講求公平的時代吧您說是不是啊隊長。」

「隊長說他動不了葉修前輩,所以只好拿你開刀了。」

「渾蛋小盧你還站不站在我這邊啊!你可是我拉拔大的知不知道我是多麼含辛茹苦,現在居然胳臂向外彎了翅膀長硬啦小心我折斷它!現在要好好教育你免得將來長得跟那個葉不修一樣,你就心懷感激我的用心良苦吧!」

盧瀚文的胳膊播被往後扳的時候他特別怨恨葉修,雖然不清楚原因、但若不是葉修惹得黃少天不開心,他也不用無辜受罪。

 

 [微草的場合]

「我說王杰希,要不要一起合作集火葉修啊?想想他給我們造了多少麻煩,現在大家一起找他報仇也是是時候了,怎麼樣啊有沒有興趣加入?」

「黃少天……你應該沒忘記藍雨跟微草是宿敵吧?」

「這個我知道啊而且清楚得很呢,但在緊要關頭的時候咱們就放下過去的成見、一起攜手合作不也可以打開一個新的未來麼?先把葉修修理一頓,去掉這個後顧之憂後我們再來繼勢不兩立也不遲啊,且不是有句話叫什麼一笑泯恩仇?說不定還可以就此化解我們之間的誤會嘛!」

「你幹嘛這麼執著打擊葉修?」

「難道你不覺得他特別無恥沒下限麼!他就是那種要死了還會拖著別人下水,拖人下水也就罷了還攀著人爬上岸再把人踹下去,你看看這樣還算一個人嗎!都不敢去算被他間接害死的人有多少,這仇不得不報啊!」

王杰希想黃少天還真是孩子氣,又覺得會讓黃少天做這麼幼稚的事情大概也只有葉修一個人了。

 

 [輪迴的場合]

「周澤楷敢不敢來PKPKPKPKPKPK啊!拿你自豪的一槍穿雲來打幾把,不要說你不敢啊你不是鼎鼎大名的槍王嗎就來根本劍聖打一場啊!既然是那啥當紅炸子雞就不要拒絕啊,還是你怕輸啦那這樣的話我還可以饒你。」

「你幹嘛開語音通話啊,整個訓練室都是黃少天的聲音,吵死了。」

「……手滑。」

「那就掛掉吧,這傢伙怎麼這麼閒到處找人PK。」

「喂喂喂我都聽到了你們當我聾子不成嗎!孫翔你口氣很大嘛等下也來PK啊不是很強麼,還有你周澤楷,說句話行不行啊你除了呵呵跟兩個字之外的還會說些什麼,五個字的句子你行不行啊?怎麼就憑你一個啞巴可以這麼受歡迎,這不科學不科學。」

「能一次說這麼多話的你才話癆得不科學。」

「孫翔你這臭小子懂什麼叫尊敬前輩麼!說到這就有氣,周澤楷你這傢伙也是一個樣!只會喊葉修前輩葉修前輩,喂喂喂我可還算是你們的前輩,叫聲前輩來聽會要你們的命麼!一個一個只會像逗小孩一樣打馬虎眼,搞毛線呢本劍聖還要讓你們哄麼!」

快來個誰帶走黃少天!孫翔在心底大大哀號,完全不知道黃少天沒事敲QQ來抱怨些什麼。

周澤楷不明所以的嗯了一句,有沒有搞懂也不清楚。

江波濤則在聽到關鍵字之後在QQ上敲了幾句,然後黃少天那邊的語音對話被對方主動掛斷了。

 

『喻隊,你們的瘋狗亂咬人咬到輪迴來了。』

『放閃可恥,該燒!』

一個是給喻文州的訊息,另一個則是給葉修的。

 

 

\

「只有葉修大大一個人不知道自己是多麼被黃少天喜歡著。」是用這樣的感覺去寫的。

前提摘要是那天藍雨跟輪迴對上了,而黃少天又被拿來跟周澤楷做比較。比賽完趁著幾天休息跑去H市的黃少天忍不住抱怨起周澤楷。然後就是接連的悲劇發生(?)

黃少天不是個會到處抱怨的人(雖然他話癆)只是這一次覺得自己特別無辜所以才這麼幼稚,請大家原諒他(咦)


评论
热度(12)

© 四個半月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