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個半月大

宮崎,台灣人。

➤全職文章放置。
➤主要葉方,還有方銳中心。

[葉黃]隨筆堆置

01.

◎交往設定

  葉修看著黃少天灰頭土臉的狼狽模樣那叫一個錯愕,他才剛跟黃少天吵架,沒過半小時就接到了電話──還是警察用他手機打來的。進到警察局就只看到低著頭什麼也不肯說的黃少天,還有一邊幾個手上拿著簽名板像是想找時間求簽名的榮耀粉絲。眼前那可是大名鼎鼎的劍聖黃少天,雖然不知道是怎麼搞得鬧進了警察局,但心底對全明星的仰慕還是大一些的。

  慶幸的是負責的警察也算是榮耀粉絲,沒有太多刁難就讓葉修領走了黃少天,而那個向來滔滔不絕的黃少天卻突然啞了似的,囁嚅著幾句終究沒有說些話,只轉了身將掛在架子上的外套拎起,跟著葉修往回家的路走去。

  葉修想了很多開頭,但沒一個好的所以他索性說得直白:「你搞啥呢,跟人打架進了警察局,給你們隊長知道了還不讓你好看?」

  「我先告訴你,我現在可是特別不想跟你說話。」

  「那還真是嚇壞我了。」

  在路邊隨便就停了下來,葉修藉著不怎麼亮的街燈將黃少天的臉瞧個仔細,臉上不少的擦傷慎著血,左邊的臉還有些腫,看起來有些好笑。葉修卻還是有點不忍,熄掉了才抽沒幾口的煙,嘴唇就輕輕貼上了黃少天嘴角邊的傷,還可以感受到一點灼熱的感覺。

  「別人要說我什麼你也要去管,我不都不在乎了麼。」

  他想黃少天就是到了二十幾歲還那麼的孩子氣,管不住自己的嘴巴、也管不好那一骨子的衝動。就是才剛跟自己吵架了也不願去聽別人說自己的壞話,別人都還不知道幾分鐘前黃少天把他罵得多難聽呢。但對於這樣有些矛盾的黃少天他覺得特別惹人憐愛。葉修知道黃少天那點臭脾氣,有時候被折騰著累了也就吵幾次架再言歸於好,追根究柢那些罵罵咧咧也只是黃少天無法柔情的關心。

  「說了不想跟你說話了……」

  「那就跟我接吻吧。」

\

  還想在床上多賴幾分鐘的黃少天被那異常精神的葉修給拉出了棉被,笨拙地拿出醫藥箱替他臉上的傷口塗塗抹抹,嘴上還是閒不下來說了幾句嘲諷話。

  「閒臉皮太厚也不是在這種地方較真吧,當心對方給力一點讓你破相,就算不像小周那樣賣臉,你好歹也要有明星的自覺吧,你們隊長怎麼教你的……」

  一邊損著自己還一邊開了周澤楷一槍,黃少天不得不佩服葉修的高招,雖然依然是那樣的氣死人。他給喻文州傳了簡訊說明昨天發生的事情,心底寄盼著隊長不要對他太生氣,就當他只是一時年少輕狂唄。

  然後葉修提著醫藥箱下了樓,一邊還喊他快點換好衣服。黃少天正奇怪著,進了浴室就看到那沒下限的給自己的臉上貼了凱蒂貓的創可貼,當下氣得直想叫葉修把前幾秒的窩心還他,自己剛才春心蕩漾特麼像個傻B!呸呸呸呸、誰春心蕩漾來著了!

  「太慢了啊,少天同志。難得哥想開車出門兜風。」

  黃少天覺得眼前違和感異常的大,好比周澤楷突然笑倒在地上打滾那般可怕,葉修坐在小車裡拉下車窗對他喊話,衝擊已經不是畫風不對可以一言以蔽之的。他強烈質疑昨天在床上時是不是有讓葉修撞到頭、怎麼宅得幾乎要成仙的人居然今天心血來潮想要開車兜風?

  「失禮了你,偶爾出個門也不錯吧。」

  這句話從你口中說出來才是失禮,黃少天懶得跟葉修鬧,直接溜進了一邊的副駕駛座讓葉修替他拉安全帶。八月的H市周末上哪邊都是人,不過他們倒是真的在兜風,走馬看花沒有特地停下車來,到是葉修給黃少天買了一杯蘇打水跟棉花糖,不知道有幾分玩笑地說讓他吃點糖才不會太吵。

  直到晚上兩個大男人赤著胳膊在床上打滾,葉修捏了捏黃少天的鼻子,對他說:

  「怎麼樣,還敢說哥不寵你嗎?」

  「我去,就這樣一天對我好算什麼啊,就在想你今天怎麼像是鬼上身一樣特別反常,結果不過是惦記我昨天說的話,哼哼哼你這樣小心眼算不算男人啊算不算!不要以為今天對我好我就會讓你什麼都做,滾滾滾滾滾、你大爺的不准拉我內褲!」

  話還沒說完就被葉修扯到了身下,黃少天忍不住捏了捏葉修那笑起來總是勾得很深的嘴角,另一手自然還是死命地拉著他的褲子。葉修伸手搔了他幾把,有些不明所以地用嘴將創可貼撕下來,順勢在黃少天耳邊吐氣說話。

  哥可以沒有說只這麼一天。

 


02.  

◎退役後、同居設定

  「起床囉起床囉!你知道現在幾點了嗎已經十點了十點十─點─了,你該下床洗臉刷牙上廁所換衣服順便幫我餵一下狗啊感謝。起來了嗎起來了嗎?再不起來我就要唱歌了喔能讓榮耀第一歌王唱歌叫起你床可是你的福氣呢,要聽流行音樂請按一、要聽經典老歌請按二……」
  鬧鐘哪來的數字鍵可以按啊,這傢伙真的好吵。
  葉修的手從被窩裡伸了出來一把將鬧鐘按掉,心底暗暗決定一定要把這吵死人的鬧鈴聲換掉,雖然還想再睡下去但暴露在棉被外的腳一直感受到搔癢,黃少天養的那隻短腿柯基跳上了床不斷在他腿邊蹭著,擾人清夢這點跟他的主人真是沆瀣一氣,而且搭配得天衣無縫。

  「行,我這就起床……別舔!」

  接近中午的時刻房間也被太陽曬得溫熱,葉修是一點也沒有感受到早晨的涼爽,一件T-shirt跟內褲便翻下床餵狗飼料,聞到飼料的味道便急忙跳下床(動作之快讓葉修差點以為牠是不小心摔下床的),肚子也同樣飢餓的葉修才準備出房門吃早飯,家門邊傳出來噪音。

  「早早早早早早早早早早早早早早早安!!!!!」
  「你是結巴嗎?」
  「你才結巴!還有不要一大早就這麼猥瑣,你這讓小爺很擔心自己的安危。」
  「這是正常的生理現象好嗎,晨勃你懂不懂?」
  「勃你妹啦!滾滾滾滾滾滾滾,自己去廁所解決不要靠近我!縱慾過度會腎虧好嗎我還真是善解人意這麼擔心你身體健康,這樣的情人哪裡找啊你說說──唔!」
  怕家裡太吵會被鄰居抗議而封嘴,葉修覺得自己才是個好情人。

 


\

小冊的信息量太多了,上班看到星座都自動帶入,忍不住手滑寫一下。

黃少天在我心底是個男友力很高的傢伙,即使如此卻還是葉黃(笑)


评论(2)
热度(25)

© 四個半月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