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個半月大

宮崎,台灣人。

➤全職文章放置。
➤主要葉方,還有方銳中心。

[葉方]不過三途川 0-3

▲架空,怎麼歸類我也不知道。

▲絕對OOC沒有極限。

很久沒更新甚至是寫葉方了,然而不知不覺LOFTER也破300粉了,謝謝大家不離不棄,希望我有生之年可以把想寫的方銳文都寫完(浮誇


0.

這是個各職業自成一家的時代,偶爾互相締結盟約,組成集團解任務殺怪賺經驗職,和樂融融。

而每個派系的領頭地位非凡,哪怕堂堂天子在上都能在皇宮橫著走,更不用提在自家多麼威風凜凜。說一是一,誰敢說不。


「好銳,你聽我說啊。」

「我!不!要!」方銳尖叫。

而他大概是唯一一個敢跟幫主大聲叫板的人。


1.

時局動盪不安,在外憂內患接踵而來的混亂時期已經不能只靠單一職業,為求更有效率且零損傷解決任務,多半會組成聯盟互相合作來壯大彼此,口頭或書面的契約已不足夠,還得靠聯姻穩固雙方的關係,達成一個血濃於水的既定事實。

「不不不,不管怎麼說倆男人在一起也不能達成這結果吧。」

「只是一種誇示而已!好嗎!感受一下!」

「那也不能把我跟葉修湊在一塊啊!」

方銳嚷嚷,翹著腿氣鼓鼓地朝吳雪峰抱怨,說的話從頭到尾都沒瞧過葉修一次正眼。

「小修一個人總得找個伴,我們正好也缺人合夥,不是一舉兩得一石二鳥嗎。」

吳雪峰雖貴為氣功師領頭,但平時寵方銳寵上了天,也就沒有什麼架子,此時甚至接近討好似的在說服,讓人以為方銳才是幫主。

然而即使方銳態度囂張像極了權高位高的幫主,一遇到事兒還是馬上撇清關係。

「那峰哥你去也行啊,聯姻不都是幫主間的事嗎,怎麼牽扯上我?」

「……我……」

吳雪峰一時語塞,看了看嘴巴噘得老高都要貼上鼻子的方銳,又看看一臉無所謂甚至忙著看戲的葉修,告訴自己吸吸吐吸吸吐,真不行了再去跟皇上馮憲君要點藥來吃吃,拿出了他在滾滾沙場打滾了十年的功力,這些年來什麼大風大雨沒見過,區區個小鬼聯姻又怎麼能難得倒他。

至此,吳雪峰沉重地拍了拍方銳的肩,語重心長開口。

「那是因為你是下一任幫主啊。」方銳一聽整個人都驚呆了(或者高興過度無從反應)吳雪峰見狀繼續說,「我大概是沒希望了,但你,年輕有為身強體壯外貌堂堂實力不俗,擺出去大家都搶著要,還不讓你趕緊找個人一起結了,趁現在累積實戰威望,等輪到你繼承時還怕不壯大我們氣功師嗎?」

這話說得可對了方銳的心,方銳只差沒從椅子上跳起來拍手叫好,他好歹也出來混了一陣子,理性沒有但野性還是有的,直覺覺得事情沒這麼簡單,又速度坐回位置上,假正經清了清喉嚨,滿是懷疑問道:

「那也不用非得選葉修吧!選個牧師多好,還不用怕受傷。」

「原來你喜歡張新杰那型的?」吳雪峰故作驚訝,方銳死也不會說其實是因為他最怕痛了。

「那你還得先過老韓那關,或者你們要大幹一場也行。」葉修說。

「……」

方銳怎麼會忘記全榮耀國最可怕的組合除了黃少天跟喻文州外,就非屬韓文清跟張新杰不可了。跟韓文清搶?呸呸呸,又不是不要小命了,且不提韓文清那臉多可怕,他也不認為自己可以接受張新杰的味覺偏執,他可是蛋包配番茄醬派的,不服來戰。

念頭一轉,話鋒也跟著轉。

「其實我覺著咱們氣功師就算不與人合夥也成啊,看看隔壁的鬼劍士不是好好的嘛!」

小夥伴此時不曬更待何時,方銳想起了同自己玩耍到大的吳羽策,忍不住覺得自己特別機智。

「人家雙鬼不是叫假的,幫主是兩位啊,我們能一樣嗎?」吳雪峰感慨。

「還是你忍心看老吳跟王杰希一樣獨撐天下?他操勞得連眼睛大小都不一樣了。」葉修幫腔道。

「……」


3.

「你就承認你是覺得自己配不上我,所以怕了吧。」

「你說話注意點,小心我告死你!」

見交涉沒有任何進展,葉修索性放棄溝通直接起身。

方銳也跟著起身,一個箭步滑到葉修跟前,恨不得用他引以為傲的挺鼻_子頂穿葉修那張臉。

「那來不來?」

「來就來!誰怕誰!」


等到方銳收好行裡跟著葉修走出氣功師領地,他才發現自己徹底被坑了。

還是被自己給坑的。



评论(1)
热度(16)

© 四個半月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