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個半月大

宮崎,台灣人。

➤全職文章放置。
➤主要葉方,還有方銳中心。

[唐方]01.奶茶很好,加你太甜

◎「不見百花終呼嘯」←毫無理由的標題。

◎JUST短打,實在很想寫好男人唐昊,愛唐方!

◎會有後續嗎?會有嗎?嗯?話說這樣會不會被屏蔽啊..............


01.奶茶很好,加你太甜

人生有三喜:早上起床喝一杯熱奶茶再配上烤土司,神清氣爽。下午邊看電視邊喝冰奶茶,愜意不已。晚上就著熱奶茶在床上玩遊戲,然後安然入睡。

對方銳來說這樣的生活再美好不過了,但唐昊非得限制他一天只能喝一杯奶茶,方銳不從,唐昊直接掐著他的下巴把人按在床上,然後……就沒有然後了,方銳憤恨地小心翼翼喝著難能可貴的奶茶。


在方銳跟唐昊搞上之前,方銳對唐昊的印象就是一個熊孩子,桀驁不馴又猖狂招搖,感覺上不是很好相處,但人都進到呼嘯了還是搭檔,再不濟也得好好配合一下,兩個人個性一個脾氣粗暴外揚、一個內斂又圓滑過頭,唐昊嫌方銳油嘴滑舌不屑與之共處、方銳則抱怨唐昊大少爺脾氣難伺候,最後只勉強維持了你不犯我我不理你的相處局面。

結果這兩人在呼嘯沒能好好配合,反到在方銳到了興欣之後要好起來──對,搞上.床了。

前因後果也說不清楚,方銳還猜著唐昊說不准只是長大了開竅了突然對過去的事情感到歉意,嘛人都有中二的時候,他其實不怎麼在意的,只要唐昊讓他揍一拳也就氣消了。這麼說之後唐昊又不開心了,但他沒發脾氣,只是拉走棉被轉過身不理他,嘀咕一句你才中二,我是瞎了。

後來方銳才發現那是唐昊的告白,特別拐歪抹角又特別直接,

總之等到兩個人開始交往之後方銳才發現,唐昊還真他媽的是個好男人。

別說你不信、方銳一開始也不信,可是看著自己已經扣不上的褲頭,他不得不承認唐昊至少在廚藝方面是一等一的無話可說,直到他被唐昊下了奶茶禁令。

「胖了你就不愛我了嗎!」

「喝太多糖會變笨。」

「……我怎麼覺著你是一邊罵我胖又一邊罵我笨。」


潤.滑.劑跟安.全.套在櫃子第二層,衛生紙在第一層,這些閉著眼睛他們都可以翻出來了。

唐昊擠了大把的潤.滑.劑在手上,一邊吻著方銳手一邊探向方銳股.間,從第一次到現在、唐昊總是不厭其煩地花上大半時間給方銳潤.滑,他會先撫摸方銳的臀.瓣並且在股.間.滑.動,直到他手上的潤.滑.劑因為彼此身上的溫度而暖化才會碰向後.穴,過多的潤.滑讓人產生失.禁的錯覺,即便耳邊盡是自己跟對方紊亂的呼吸聲,方銳仍然能聽見從自身後.穴發出的水聲,他能想像唐昊的手指是如何溫和地進.出、以及自己高.昂的性.器逐漸滴落下的液.體又是如何沾濕腹部。

即使不是第一次做.愛,方銳對於身體被進.入這件事還是有些不由自主地排斥,身體被折起來、私.密處赤.裸.裸地暴.露著都讓人感到羞.恥,而被進.入時身體硬生生地被入.侵和撞.擊,下.半.身脹得不像自己的、而胸口則如同騰空般無法呼吸,方銳相當不喜歡這種不能自我掌控的感覺。許多時候方銳會因此掉眼淚,不管是疼是爽都會沒來由地掉眼淚,好像這樣能讓他心裡舒坦一點。這時候唐昊會停下動作,他給方銳擦眼淚然後讓彼此換位置,方銳坐在他腿上、他一伸手便能將方銳抱在懷裡。

然後直到方銳哭夠了,用紅腫的眼睛瞪向唐昊,他才會繼續動作。不同於唐昊的粗暴的牛脾氣,他做.起.愛來相當溫柔,除了剛進.入時的撕裂感,方銳很少感受到疼痛,甚至多數的時候他都是被插.射的,爽得不要不要的。

以及,不論方銳如何要求,唐昊紳士地堅持一定使用安.全.套。

當然,自從方銳體驗過唐昊不使用安.全.套後受害的人會是他自己後,他也覺得使用安.全.套特別機智安全。

「讓你別作死了。」唐昊在便簽上寫下安.全.套三個字,提醒自己明天去超市記得要買。

一旁方銳不滿地在棉被裡伸腿踢了唐昊一腳,動作太大拉扯到屁.股反而痛到自己。

「我不是說了不要嗎!你這是強.暴!」被連上兩次的方銳表示。

「你下次哭的話我就會停。」

「這樣說就不對了,這時候你應該要說:就算你哭著喊救命也沒人會來救你的。這樣才是流氓啊。」

唐昊不太想知道方銳對流氓到底有什麼偏見,或者是他是從什麼奇怪的片子裡學到那句話的。

「那是變態吧,人都哭了怎麼做得下去。」然後唐昊就關燈了。

「不是吧,你剛剛那是情話嗎?讓開讓開我要開燈,你不會臉紅了吧──」

「別吵,快睡。」

方銳本來還想越過唐昊把檯燈打開,才剛爬過唐昊的身體一半就被拉回棉被裡充當抱枕,鼻尖裡盡是熟悉的味道。


「方銳。」

在快要睡著的時候方銳聽到唐昊帶著睏意的聲音,模模糊糊的。

「嗯?」

「你渾身奶味。」

「……請說是奶茶味,少一個字差很多。」


评论(15)
热度(72)

© 四個半月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