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個半月大

宮崎,台灣人。

➤全職文章放置。
➤主要葉方,還有方銳中心。

[葉方]關於方銳的10件事

◎方銳生賀!方銳生日快樂> <!!!!!!!

◎葉方短打,兩人已交往設定,內容純屬私心。


1、很受動物喜愛

  以貓當作例子的話,方銳就像是木天蓼一樣,非常受到動物喜歡,走在路上比較不怕人的流浪貓見到方銳總會上前蹭他的鞋子,方銳若是心情好也會蹲下去逗貓,沒幾下功夫便把野貓馴服成家貓,連肚子都甘願露出來讓他搔個幾下。

  葉修就見過方銳被狗團團圍住的窘樣。那時他們手上提著大包小包的火鍋料準備回到上林苑,他掏口袋發現菸沒了便讓方銳先走,自己先去買包菸,等到他趕上的時候看到的就是方銳彷彿受了僵直般一動也不動,腳邊大約繞了三四隻套著項圈的狗,也不叫,只是貼著方銳的褲管一直蹭,一邊搖尾巴一邊興奮地吐舌頭,方銳就是想逐一撫摸他們的頭也騰不出手來,最後還是葉修兩手四袋,讓方銳逗狗好一陣子才終於脫身。  

  不過方銳並沒有養寵物,這點倒是令葉修感到意外,方銳喜歡動物、而動物也挺喜歡他的,他以為方銳在老家也會養寵物。

  「我爸媽不喜歡動物,連倉鼠也不給養。」

  「那不就耗子麼,養什麼,路邊捉就有了。」葉修一說,便被方銳嫌棄地瞪了一眼。

  「搬出來之後反而是自己沒時間。小動物嘛,禁不起疏忽的。」

  方銳淡淡地說,葉修突然能理解為什麼方銳這麼受動物喜歡了。

 

  小點也會喜歡他的吧。葉修想。

  至於後來兩人一起回葉修的老家,方銳被小點撲個滿懷還被舔了滿臉的口水,饒是葉修也始料未及。

  「葉修你管管你家的狗!夠了、別再舔了──」

  不過感覺挺好的,不是嗎?


2、習慣留指甲

  職業選手的手指基本上都保養得相當不錯,定時塗抹護手霜和修剪指甲,即使有些人有著筆繭,在細心的保護下看上去也挺賞心悅目的,當然摸上去也是。不過方銳卻喜歡留指甲,雖然他也會定期修剪指甲,只是那樣子看上去還是稍長,而且感覺挺礙事的。

  方銳大喊你們都不懂愛!

  說來奇怪的是方銳把指甲剪得老短時,操作的實力還真的比不上他留指甲時。把指甲剪掉的方銳雖然還有著黃金右手的風範,但是左手卻像找不到落點似的一直操作失誤,連喬一帆都不忍多看。葉修看著方銳不著邊際地操作,終於一聲下令讓方銳提早結束訓練。

  「你不是總說習慣留指甲嗎?怎麼突然把指甲剪短了?」

  「……意外。」方銳嘟嚷。

  「能不能注意點?下次可別在比賽前出意外。」

  「還不是因為你!」

  「什麼?」居然還怪起人來了?葉修腹誹。

  「你不是老嫌我指甲掐你身上很疼嗎!」

  方銳一吼,葉修倒是有點錯誤,本來端起架子訓話的氣勢頓時消失了,他怎麼會知道他無心的抱怨會讓方銳往心裡去,甚至承擔著操作不順手的風險把指甲給剪了,他又怎麼會不知道對於職業選手來說手指的保養比什麼都重要,這項改變之於方銳與他有多重大。

  他拾起方銳的雙手,在他的指尖落下輕吻。

  「下次別剪了。」然後在方銳耳邊沒羞沒臊地道,「那些指甲印可是給哥的勳章。」

 

  不過方銳是不會承認其實他是看劇看得太入迷才不小心剪太短的。


3、其實是個音癡

  方銳喜歡一邊刷微博一邊哼歌,莫凡基本上不太理會他,因此就算後來跟葉修睡在一塊方銳也沒有改過這個習慣,有時候還能看到他的手無意識地拍著葉修的大腿,有一下沒一下的打著節拍,就是不清楚他到底在哼哪首歌。

  「是你退流行,否則怎麼可能聽不出來?」說完,方銳抓著葉修又哼了一段小調。

  「這是,破音版的春天裡?」

  「你以為每個人都跟汪峰一樣會唱嗎?旋律一樣不就行了,再來一首。」

  然後方銳又哼了許多不在調上的歌強迫葉修猜,前前後後至少十首歌,葉修聽得自己差點都要唱起來了。

  「你這麼愛哼歌,怎麼不跟老闆娘他們一起去KTV?」

  葉修問,這麼一想才發現方銳好像很少參加KTV聚會,就算被拉著去了,也幾乎忙著吃東西和搖鈴鼓,似乎沒見過他拿著麥克風高歌,而他這一問,把方銳給問沉默了。

  「你真想聽我唱歌?我會唱的只有一首。」

  「你想唱的話我是不會拒絕……」見方銳一臉嚴肅,葉修回答地有些遲疑。

 

  三分鐘後,葉修還在方銳剛剛那首跑調的國歌餘韻中震撼不已,方銳羞憤得要死,他上次唱歌給別人聽已經是高中的事了,還是音樂課規定的考試。他看著葉修在一旁憋笑得一抖一抖的,又踹了他一腳,惹得葉修喊疼。

  葉修抹掉眼角笑出來的眼淚,看著惱羞成怒的方銳,說:

  「方銳大大,下次給我唱生日快樂歌吧?」


4、戀味癖

  有時候葉修真覺得方銳是只狗,兩個人的襯衫和外套堆在地上時,方銳只要拿起來嗅個幾下便能找到自己的那件,然後再把另一件外套丟給他。當他這麼跟方銳說的時候,方銳只瞥了他一眼,說:

  「你渾身菸味,就算不是狗也聞得出來。」

  好吧,葉修對這點不予置評。

  但方銳對味道的執著還是超乎常人,葉修還記得他躺上方銳的床時還被方銳嫌棄了一會,什麼整床都是葉修的味道怪討厭的,只差沒把他擠下床。葉修聞了聞方銳的被子,確實有著一股特別好聞的味道,跟方銳身上的一樣,摸上去也都暖烘烘的。

  後來葉修身上也有那股味道,他才知道原來只是洗澡乳的香味,只是不知道他身上的是乳液留下的、還是方銳給他染上的。

  「唔……葉修你別動。」

  方銳雙手雙腳纏住葉修,頭靠在葉修的胸前尋找舒服的位置,把葉修撓得發癢也不准他動。即使隔著薄薄一層棉質睡衣,葉修也能感受到方銳平穩的呼吸,正準備閉上眼睛入睡時,方銳忽然低低地笑了。

  「咋了?」

  「沒什麼,就是挺喜歡你身上的味道。」

  語罷,還大力抽了抽鼻子,將葉修身上的味道一股氣吸進肺裡、身體裡。


 

5、笑起來有個小酒窩

  最開始的時候,葉修發現方銳長著虎牙,還是兩人接吻時舌頭嗑到時發現的,方銳張嘴大笑的時候牙齒都露了出來,齒列不是特別整齊,尤其兩顆長歪的虎牙特別明顯,配著方銳的笑聲顯得有些張揚。

  除了那雙被本人自稱真誠無比的眼睛外,葉修覺得方銳笑起來其實也很好看的,笑得瞇起來的眼睛和彎了的眉毛,豪放地大張著嘴而拉起了笑肌,看上去總那麼歡樂,連帶著讓人也感染了他的情緒,葉修總是看著方銳笑的樣子,在自己也沒有注意到的情況下勾起了嘴角。

 

  方銳的左臉頰在他笑的時候會出現酒窩,葉修不知道那是什麼,還伸手過去戳弄了幾下,結果被方銳一把揮開。

  「這是酒窩、酒窩!」方銳憋著嘴說,覺得葉修怎麼連這都不知道。

  後來他是知道什麼是酒窩,卻還不明白為什麼蘇沐橙要羨慕方銳、那不過就是一個凹進去的旋罷了,然而看得久了葉修竟覺得好看,他想,方銳分明一骨子的猥瑣卻總能笑得天真爛漫的樣子,或許就是託此之福吧。

  之後他也不戳方銳的酒窩了,看到的時候,多半直接親下去,這時候方銳第一次覺得有酒窩不是件好事。他臉紅得比接吻時還要誇張。

 

6、在某些地方有輕微潔癖

  方銳的房間絕對不算是乾淨,一進到宿舍房間一眼就能分清楚哪張床是方銳的、哪個桌子是莫凡的,打開他的衣櫃盡是翻亂的衣服,就算折好了放進去也會很快就亂掉。雖然如此,但並不骯髒,就是亂了點而已。

  「這不叫而已吧!有沒有看到他的桌子?這樣還能打遊戲嗎?」魏琛叫道。

  即便是訓練室的桌子也沒有倖免,陳果總不明白桌上明明只有馬克杯、筆記本、幾張紙跟一枝筆,偶爾再放個護手霜,方銳的位置卻能比別人還要亂,簡直像發生世界大戰一樣悽慘。最後陳果還是認命地每天幫他收拾,天知道才一天的時間方銳是怎麼毀掉桌子的整潔的。

  雖然這麼說,但方銳放書的地方卻很乾淨,從左至右按照書的尺寸、書版社、故事類型、作者跟封面顏色開始排,就算一次拿好幾本書來出來也能按照順序放回去。有一次葉修見方銳在洗澡,便順手幫他把房間整理了一下,連同在床上的書一起歸位,哪裡知道方銳不但沒有跟他謝謝,還怪他把書架弄亂了,書本根本沒有回歸原位。

  看了看還沒整理的衣櫃,葉修抗議:「你這是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囉嗦!」

 


7、一年四季總是手腳冰冷

  即使夏天時人明明沁著一層薄汗,方銳的手跟腳都還是冰的,常常見他用冰涼的手給自己量額溫,然後嚷著他發燒了、要休息,葉修把人抓來就是額頭底額頭親自量體溫,結束後不忘扯他的臉頰,「你量哪裡準了?很正常,晚上搶BOSS不要忘了。」

  人性呢!方銳說。

  夏天時葉修原本不太樂意跟方銳睡一張床,兩個男人擠在一起就算開了空調也很熱,但自從他發現方銳手腳冰冷後,便覺得睡在一起也沒什麼大不了的。方銳的手腳勾著他時順代帶來涼意,稍微降低了肌膚上的溫熱。

 

  然而冬天跟方銳睡同一張床是相當痛苦的一件事,整個人黏到身上不說、還捲走棉被,特別是他的手跟腳仍舊是冰的,有時候葉修好不容把自己捂暖了,方銳腳一貼上他的腳背,他又忍不住打了哆嗦。

  「你睡過去點,我會冷。」

  「冷才要抱一起。快睡。」

  葉修推了推方銳,方銳人已經在睡夢中載浮載沉了,哪裡會理他,只小聲嘟嚷了一句抱怨,然後又往葉修懷裡蹭,其中手腳碰到葉修好幾下,讓他抖了抖身子,直到貼著他的手腳逐漸被自己的體溫溫暖起來,葉修才終於入睡。

 


8、挺會記仇的

  永遠不要小看天蠍座,這是來自於葉修深深的教訓。

  不說遊戲裡用小號虐了對方幾次,連平日裡的小惡作劇都記得一清二楚,有時候他不得不佩服方銳記憶力之好,但一旦兩人拿這個吵嘴,便有些受不了了。

  他嫌方銳斤斤計較、方銳罵他缺心眼,一來二往下兩個人都有些動怒,卻誰也不肯讓誰,更不用說道歉了。葉修見方銳還想說點什麼反擊,一手拉過方銳吻了上去,嘴唇還被對方的牙齒嗑出血來。這個吻相當激烈,他們互相拉扯不甘示弱,鼻子撞在一起有些疼,唾液都從唇邊溢出了也不願停止。

  「葉修你給我記著,我是不會忘的。」

  方銳喘著說,一邊拉揣著葉修倒向床上。

 

  聽到方銳幾近於恐嚇的話時,葉修反倒覺得那是情話。他知道方銳這個人非常會記仇,大大小小的事都記在腦裡,假使有一件事能讓方銳死也不會忘,那他便佔據了方銳整個人、整個心。

  你要替我好好記著,至死方休。

 


9、膩歪得要死

  說起方銳這個人,一致的評價是猥瑣沒下限。

  「沒節操!不知節制!荒淫無度!讓不讓單身狗活?」

  魏琛咬牙切齒地說,換來方銳揚了揚眉、挑釁一般的回應。

  事實上方銳只是不太會說謊,他也懶得假裝,因此決定跟葉修交往後便無所隱瞞,牽手、互相依偎睡覺、共穿彼此的衣服或者在肩膀上留下吻痕,無一不缺,方銳還喜歡在看電視時有意無意地用腳勾著葉修的腳,交纏在一起,更不用說偶爾心血來潮時也會湊過去親吻葉修的臉頰,連有沒有人在旁邊都不在乎。

  他也喜歡開玩笑一般說些甜言蜜語,葉修出差時他會打電話給葉修,說:「我想你了啊,想得睡不著了。」說話時的樣子像是偷腥的貓。他只是對於那些稱之為浪漫的行為感到有趣、並且樂此不疲,因為不會撒嬌便以此做為替代。

  葉修知道方銳不過是好玩罷了,也樂得回應他的喜好。「我也想你,擔心你吃不飽睡不好,真想快點回去見你。」

   然後電話那邊傳來了一聲巨響以及方銳的哀號,他猜是手機砸了。

  「我靠!你是誰!老葉?你好噁心!」

  把電話撿起來後方銳抱怨並表示作噁,但葉修又怎麼會沒注意到他那異常快的語速以及不利索的回應,想來應該還臉紅了吧。

 

  方銳這人明明膩歪得要死,卻不准別人對他膩歪。

 


10、喜歡的人是……

  「嗯?你們遊戲雜誌怎麼會問這個問題,這樣不務正業沒問題嗎?」

  「也就八卦黨才會想知道我們的感情世界吧。」

  「有啊,有交往對象,妳猜猜看?」

  「榮耀女神是我永遠的摯愛──好,不鬧妳玩了。」

  「喜歡的類型嘛,我想想……」

  「認真,認定了便不再改變、從不後悔,不會說情話沒關係,但一定要溫柔,他看著你的時候你會知道,你是全世界。」

  

  因為那個人就是如此。


评论(3)
热度(70)

© 四個半月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