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個半月大

宮崎,台灣人。

➤全職文章放置。
➤主要葉方,還有方銳中心。

[全職only]葉方本《Story of my life》印量調查

首次參加了only場> <!! 

10/25的台灣全職only在F排7-廢物點心嗯唉嗨喲



[刊物資訊]

書名:Story of my life

配對:葉修X方銳 / R18

作者:神宮忍

封面:色色 ( @青黃色 )

規格:A5左翻橫式 繁體中文

字數:一萬七千

頁數:40P

價錢:NT.120

內容:方銳是網路作家兼同人寫手的設定。

   原作向微架空,收錄正篇及番外一篇。(修正

有特典。

   

印調點此


[販售場次]

10/25 全職only F7-廢物點心嗯唉嗨喲

12/13 CWT38 D1.D2

通販(全職ONLY後)


[試閱]

  直到按下句點,方銳才意識到自己打錯名字。

  葉什麼修啊葉不羞!方銳咋舌,用力按了刪除鍵好幾下,把螢幕上清晰可見的葉修兩個字刪去,重新謄上正確的名字。他看著螢幕又接著隨便敲了幾行字進去,盡是沒什麼意義的句子和段落,卻無法逼自己理出清晰的思路。最後方銳嘆了一口氣,索性將筆記本闔上,也是該休息的時間了。

  在關掉桌燈前他不忘確認行事曆上的截稿日,還有一個月、或者該說只剩下一個月,照理說應該埋頭苦寫的此刻他卻好死不死卡稿了,卡稿也就算了,偏偏他還不知道怎麼回事,常常寫著寫著就把葉修套在男主角身上,甚至好幾次把人名打錯。

  論個性,那兩人根本一點也不像。方銳腹誹,卻無法否認這或許得怪罪於自己,因為不論是文章本身或者是角色,都是他的私心。


  方銳,男,二十三歲,職業電競選手,兼職網路小說家──寫同性戀小說的。


  那會兒方銳還是個高中生,上課打瞌睡下課打遊戲,父母盯得不緊他也過得愜意,成天漫無目標得過且,也就這麼悠哉地生上了二年級。才十來歲的少年自然沒想過未來,那總顯得太遙遠了些。

  而逼著人走向另一條無法回頭未來的,往往來得突然,也讓人無從發覺。

  方銳與榮耀相遇的過程一點也沒有任何浪漫之處,更不用說什麼驚天地泣鬼神般,至少方銳根本想不起來那天有什麼特別。大抵是在網吧外頭看到貼了整面窗的宣傳海報,以及連續一個禮拜微博瘋狂洗版,他才不得不正視即將到來的第三屆榮耀職業聯賽總決賽。

  在他眼裡那不過就是個遊戲罷了,偶爾從朋友那邊聽到也不怎麼放心上,平常的消遣娛樂夠他一天忙的了自然也不會特別感興趣,然而這次遊戲公司刻意為之的大張旗鼓到真的勾起方銳的好奇,他不恬不淡地數著日子,幾天後捧著可樂和幾包餅乾勉強在壅擠的網吧蹭到一張凳子。

  他其實不記得那場嘉世對百花的比賽打得有多精彩。整間網吧喧囂異常,他卻只剩下耳膜存在著聲響,不是一葉之秋甩著卻邪時劃出的呼嘯聲,也不是百花繚亂自獵尋連綿射出的子彈爆炸聲,而是更加簡單俐落,乾淨清脆的。

  「打得不錯,就是打不太準。」

  那頭的嗓音沙啞,有些憋笑似的侷促。

  透過耳麥傳出的聲音在電視的轉播下染上了一層沙沙作響的機械雜音,接著報出的尖叫聲字裡自外掩蓋過導播的聲音,把方銳徹底喊醒了。他看著四周翻倒在地的椅子以及不斷手舞足到興奮的人們,還有些發懵。不知道是誰跑去外頭點起了煙花,五顏六色的炸在天邊,鼻尖還能嗅到那一點煙硝味,正式開始慶祝的時刻,他蹬著滿街的喧鬧返家。

  然後那晚他失眠了。

  躺在床上輾轉反側就是睡不著,腦子因為疲累早已停止思考,數羊般的催眠法沒有半點幫助入睡的效用,索性乾乾脆脆地讓自己身心俱疲。方銳糊里糊塗地想,從枕頭下翻出小黃//書,開始撸起管來。

  被棉被捂得溫熱的手掌握著微微勃//起的性//器,方銳將小黃//書翻面,吐著一口氣繼續替自己手//淫,身子因為興奮開始發燙,頭腦有些昏昏沉沉地沉溺著,汗水自掌心沁出弄濕了整隻手,乾燥的撸動過程變得更加順利,他讓自己的臉埋在枕頭上開始低//喘。

  ──……不錯。

  那令他記憶深刻的嗓音陡然在他耳邊響起,極具磁性,他幾乎能聽見對方似是咳嗽又似是笑出來的抽氣聲,如同撩撥一般。方銳不知所以然的加快了手上的速度,他想像那個人在他耳邊低語,耳朵像是要燃燒一樣燙得不行,他無法克制自己顫抖。當那個人的嘴唇貼著他的耳垂欲張口說話而吐出氣時,他收緊手而後繃著身子達到高//潮。

  滿手黏膩,滿腦混亂。


  直到方銳不知道第幾次因為夢到那道好聽的聲音而弄髒床單,他才感到大事不妙,這情況比網戀還要詭譎,他對著一個壓根兒沒見過面也不認識的人起了反應,這要麼是變態,要麼是神經病,再不就都是。

  當然他可不覺得自己會是變態或是神經病其中之一,但也不認為這是正常人會有的行為,然而即使他想破頭甚至上網搜了半天也得不到任何解答,只差沒揣著錢包去醫院看病。給他開導的還是後來領他進入榮耀世界的同班同學。

  兩個人共用一張桌子互相抄著作業,嘴上絮絮叨叨抱怨隔天要教的英文作文,對方還一臉悲壯地哭訴早上肉包子滾到地上害他餓了一上午,感覺上是前一晚飲料倒在床上的惡運延續,方銳本來還笑著同情他的肉包,接著猛地被自己的口水給噎到。迎上對方那張帶著你是傻逼嗎的悲憫表情,方銳清了清喉嚨,而後語重心長地開口。

  「咳,其實我有個朋友最近為了一點事情在煩惱……」

  「得了,直接說你最近在煩什麼吧。」

  「我靠!能不拆穿我嗎!」

  方銳話還沒說完就被人打斷,還被揭得一乾二淨,當下摔筆洩憤只差沒掀桌。

  「行,你繼續編,我繼續聽。」

  「這故事說來話長──」說完方銳喝了一口水稍作停頓,故作神秘,「簡單來說,他對著沒見過面的人的聲音有了反應。」

  前頭的鋪陳此時顯得有些多此一舉,還以為會講到太陽落下的故事在十秒鐘內結束,聽者剛寫下的字母瞬間抖了好大一下,還是用原子筆寫的消不掉。他看著白開水自方銳嘴角滴落到考卷上,久久才開口:

  「你喜歡上人家了吧。」

  「你難道不覺得這挺變態或者神經病的嗎?」

  「想被這樣罵就直接說,我不會拒絕。」


  拐這麼多彎去想,不如想直接一點──不就是單純喜歡嗎?

  那個總是同他上課睡覺下課打混的朋友這麼說,然後特別義氣地說:「別想這麼多了,先上遊戲幫我搶BOSS再來談情說愛吧!」說完還急匆匆收拾好書包並且順手塞了一張帳號卡給他,整個過程流利自然,方銳直到人坐在網吧裡才意識到自己壓根兒是被坑了。


  然後方銳被高人一句話指點開竅,從此榮耀史上多了一個稱號黃金右手的男人,同人圈裡也多了一個區指可數的男性寫手。

  你以為人生真的這麼簡單粗暴這麼好混嗎?──好不好混方銳不知道,但確實如此簡單粗暴。

  一旦接受了喜歡上對方的這個設定,那麼接下來要做的就是試圖接近對方、相處然後告白,方銳參考了多方意見之後決定走向成為職業選手這條漫長的不歸路。他或許能假裝這只是年少輕狂誤入歧途過了幾年就會淡忘,也可以當個小粉絲期待哪一天幸運地與對方來個奇蹟式的相逢,但那特麼太沒用了,他喜歡的可是拿下三連冠的鬥神,葉秋呢。

  是男人就要敢做敢當敢於追求,方銳給如此帥氣的自己點了個讚。 

  口說或許無憑,有夢或許最美,而方銳正巧不但有夢想也有實力,他遊戲打得好再加上有些腦袋,有意識地操作遊戲讓他輕易對榮耀上了手,以業餘玩家來說算是特別厲害的了,尤其他那無師自通渾然天成的猥瑣打法幾乎沒人能抄襲,配上那身正義凜然的氣功師,還真讓人防不勝防。

  當然方銳選擇氣功師這一職業也是別有心思的,他從不反駁別人說的「職業和戰術之間的反差才能製造先機」這套說法,那或許是一個結果所呈現出的表面原因,而在形成這個結果之前的真正理由,他只是單純選擇了一個能和一葉之秋打配合的職業,至於這個職業到底適不適合他以及之後所產生的化學反應則不在考量範圍內。就結果上來說,方銳的有勇無謀還算有所成就。

  他們那幫作業一起抄遊戲一起打的好友隨意組了個戰隊,趕在挑戰賽報名截止之前湊到最低門檻完成報名,那時候口口聲聲說著進軍職業聯賽也不過類似於口頭禪一般,誰也沒放在心上。他們要的是追求夢想的衝勁,無關乎結果。

  然後整隊不意外地在第二輪落敗,方銳卻意外地接到藍雨的邀請。

  能更加靠近職業聯盟,甚至有可能見到葉秋,如此美好的機會豈有拒絕的道理?

  方銳這麼一想後,連人家來挖角的負責人遞過來的名片都沒接過,直接握住了對方的手,說:「小的不成才,以後還請多多指教了。」

  那時候電競比賽還沒那麼火熱,任誰都不想讓自己的孩子成為遊戲發展下的犧牲品,方銳幾乎花了一個禮拜的時間說服父母讓他進入藍雨訓練營,諸如訓練營除了電競相關訓練之外還有一般課程的安排,他不會貪圖玩樂會乖乖念書參加高考,最後非常有氣勢地表示如果他明年沒有成功出道一定馬上收拾行李回老家結婚,兩老才依依不捨地給方銳打包衣服,叮囑他記得每個禮拜發短信回家,搭在方銳臉上的手還是抖的。

  方銳差點就後悔了。

  爹娘真是對不起,孩兒為了追男人拋家棄學業,將來一定拿著冠軍獎杯回來光宗耀祖。


  不過先把立志拿冠軍的偉大夢想放到一邊,當務之急方銳得先解決他那不可明說的生理問題。

  在家裡他還能在弄髒被單之後自己偷偷摸摸拿去洗衣店清洗,現在人在異鄉宿舍總不能每兩三天就抱著被單出門,被懷疑夢//遺事小,就怕有人拿他尿床當笑話,男人可丟不起這臉。還得想辦法在四人同房的小房間偷空撸管更是難上加難,方銳來到G市一個禮拜後不由得有點想回去了,他懷念起可以任意鎖門獨自撸管到天荒地老的自由時光。

  然而現實是他的左鄰右舍一個來到藍雨的第一天就哭著喊媽媽,一個提到餐廳打菜的大嬸就臉紅,剩下一個訓練結束後倒頭就睡,方銳就是想好好和室友打招呼都辦不到,更不用說討論彼此怎麼抒發必須的生理需求。萬般無奈之下方銳還是點開了老同學的QQ,掐準晚自習結束後回到家的時間,送了一則訊息過去。

  『室友在宿舍不能撸管,求解在線急。』

  『職業選手特麼都像你這麼閒嗎……』

  『你話可別亂說!而且我只是個實習生。快點,哥急!』

  『急什麼急!有我尿急嗎!』

  兩個人對噴垃圾話已經是家常便飯,過了約莫五分鐘,趕著去上廁所的同學才又發了新訊息過來。

  『找點正經事幹。不是有人常說什麼移情作用嗎,除了打遊戲之外也培養個別的興趣或專長,人一忙起來就會忘記其他事情──撸管也是。』

  『在感謝你之前,我嚴重懷疑你瞧不起撸管這一正當的手活運動。』

  培養興趣說起來簡單,但撇除打遊戲之外方銳還真的想不到別的,好賴還是個十七歲的青少年,回想了一下文青少年少女似乎渾身透著濃濃的書卷味,還具備一目十行出口成章的技能,想想一個看上去特別像書生的人卻打著一手好遊戲,感覺挺牛逼的,便跟隔壁的室友借了本書來看。

  然後就像大部分名作家開始動筆的原因通常都乏善可陳,方銳幾乎不好意思說出他是怎麼走上網路作家這條路。不過就是又做了個與葉秋有關的春夢結果把被子弄髒,面對室友的懷疑找盡了藉口含糊帶過,各種心累讓他不由傳了訊息跟朋友抱怨,結果卻沒得到回答,當下一口氣憋著在胸口悶得發慌,也不知道該向誰訴說索性隨手打成文字傳上部落格,當所有情緒宣洩成文字,他也就忘了。

  大抵要歸功於他的第二興趣,被當作單純發洩情感的日記不知道為什麼持續有人在關注,隨著高考越來越接近,方銳少了朋友那一宣洩口後也逐漸轉往文字發展。他寫的或真或假,然而滿是真心。

  方銳還記得他筆下的第一篇文章是什麼,盡是青澀──青春與苦澀,卻回味無窮。


  那確實是方銳的初戀沒有錯,在他無欲無求且平淡的十六年裡掀起一波漣漪,而後欲靜不止,攪亂了看似平凡無奇實則乏味的人生。

  後來被迫回憶中二年代的青春故事時,方銳不住給自己下了「為愛而生」的註腳,那時候他就像是在浮生若夢中攀上一葉扁舟,溺水一般載浮載沉卻死命不肯鬆手,一旦鬆手便回到什麼都沒有的虛無之中,他寧可逆流而上,什麼都不在乎。

  「這麼一說我不就像救世主一樣?廢物點心還不跪著膜拜!」

  「滾你丫的!」

  對於葉修的調侃方銳不置可否,葉修的出現指著一條路,路上可能顛簸潦倒、而一走非得走到底才能出來,他卻義無反顧地頭也不回,只為了一個他可能喜歡上的人,近乎於盲目、近乎於莽撞,質樸得讓人發笑。

  

  嘿、會不會有一天你也能對我說「打得不錯」?



另,葉方突發本的加印調查   請點


评论
热度(14)

© 四個半月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