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個半月大

宮崎,台灣人。

➤全職文章放置。
➤主要葉方,還有方銳中心。

[葉方]短短的ABO

◎沿用之前莫名其妙的ABO設定(葉韓)。對啦又是痛經梗。

◎放一下上禮拜被痛經痛到差點死在公司寫的短打,每次這種不到一千字的短打我都會猶豫到底要不要放上來(因為真的好短啊……)

◎這一個月都在截稿的死線載浮載沉所以大概不太發文,頂多失控地碼個小短打騙更新。


老林、我肚疼。

丟下這句話後方銳人就咻一聲姿勢特別彆扭地跑出辦公室,大概是平常為人下流慣了,他那模樣怎麼看怎麼猥瑣,要不是林敬看見他緊皺的眉毛和咬得泛白的嘴唇,都要以為他只是單純想要翹班。

方銳急躁地鑽進廁所後直接蹲了下來縮在角落,腹部一陣一陣的疼痛像是被人痛毆一樣苦不堪言,他除了死死壓著肚子之外別無方法抑制。事實上他已經很久沒有經歷發情時期的痙攣了,上一次痛到讓他在半夜被痛醒似乎已經是好些年前的事,因為太久了、他自然也沒在身上帶止痛軟膏,此時只能試圖分散注意力。

他打開手機QQ,傳了一條訊息過去。

『疼死爺了。』

沒幾秒手機震了一下收到回覆。

『怎麼、發情期?』

『對……疼到想死。怎麼還沒下班』

『吃點止痛藥吧,喝熱水。』

『沒帶藥啊 你給我送來』

然後就沒音訊了。方銳蹲著的腳有些發痠,但他覺得如果站起來肯定換另一邊疼,還是選擇了讓腳蹲到發麻。他一遍又一遍百般無聊地刷著手機屏幕,握著手機的手甚至用力到泛起青筋,幾乎要疼哭了。泥碼啊、Omega特麼太辛苦。

「方銳大大,我送藥來啦,開個門。」

方銳維持蹲姿給葉修打開廁所隔間門時看見的就是笑得一臉溫煦的臉,與他口吻的嘲諷特別對不上邊,卻讓方銳真掉下了眼淚,他意識到的瞬間趕忙把眼淚給擦了,覺得自己特別丟臉。

「感動到哭了?別哭,我真是中國好男友。」

「感動個屁,我是疼哭的。」

好好好、葉修敷衍道。他把馬桶蓋蓋上然後一屁股坐上去,一把拉過縮著身子縮久了而有點僵硬的方銳,把人直接面對面按在腿上,逕自把軟膏拿出來擠在手心上溫熱,細心地替他擦上病按摩腹部。有點冰涼的軟膏以及Alpha的味道緩和了方銳的疼痛,他靠上葉修吸取他身上的味道,滿腔都是溫柔。

「葉修……」想回家了。

「好,回家。」


评论(3)
热度(29)

© 四個半月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