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個半月大

宮崎,台灣人。

➤全職文章放置。
➤主要葉方,還有方銳中心。

[葉方+周翔]食髓知味

◎只是個腦洞,沒有劇情沒有文筆,重點是想寫肉。

◎ @春蠶到死思方盡昨天丟了一件很潮的夜店衣服給我害我……好想看孫翔跟方銳穿TT所以我就自力救濟(X) 

◎想看很騷很騷的方銳。

◎有一點點點點點點方翔,誰來買買這安利啊。

◎我的手機壞掉了,這是我上課寫黃文的報應嗎…………


  夜店昏暗的舞池閃著大小不同的各色霓虹燈,吉他和鼓的聲音糾結在一塊譜成微妙的節奏,只見主唱拿著麥克風穿梭在人群中,一會兒摸姑娘的腰、一會兒摸漢子的屁股,就是四處撩撥從不停留,最後他低吼了一句歌詞結束演唱,接過夥伴遞上來的酒一飲而盡後直接吻上了對方,雙唇分離時舌尖還牽著不知道是誰的唾液。

  「媽的!你噁不噁!」

  被吻的那個粗聲粗氣道,一邊還嫌棄地抹抹嘴角。

  方銳恣意大笑,撥開黏在額頭上的瀏海露出他那張笑起來特別明亮的臉,手一伸就是去拉孫翔的緊身褲、連著內褲一起。「那你穿周澤楷的內褲就不噁?」說完便跳過對方掃過來的長腿,一路蹬著到吧檯找酒喝。

  葉修看到的就是這番景象。本來和吳羽策低聲討論工作的周澤楷看到孫翔被方銳抓著吻了大半刻,臉色不善地把鈔票拍在桌上起身,經過方銳身邊時還加快了腳步,手一勾直接拽過孫翔要把人往外拉,孫翔被扯得痛了整個人脾氣上來,他媽誰知道周澤楷在發什麼瘋!周澤楷見孫翔不依,也不打算費唇舌與之解釋──那向來不是他的專長,單手扣住孫翔的下巴送上不容拒絕的深吻,舌頭滑過臼齒、虎牙和門牙,另一手揉著孫翔被緊身布料包裹的翹臀,手指有意無意頂著臀縫中間的密/穴,孫翔喘了幾聲,扭頭瞪著罪魁禍首才任由周澤楷拉著自己出去。

  而方銳呢,正舉起一杯調酒和吳羽策開玩笑,徹底無視了孫翔的怒氣。他坐在吧檯邊翹著腳,皮褲貼著方銳的大腿並在褲檔勾勒出一個弧度,隨意剪裁成一條條的上衣因為汗水而緊貼著肌膚,乳首若隱若現。方銳想到什麼可笑的事一般咧嘴笑了,手上的蛋糕一沒拿穩掉到褲子上,奶油沾黏在他跨下,大概是喝醉了吧,方銳直接伸指就著這樣狼狽的樣子吃了起來,紅艷的舌頭將指尖上的甜膩舔掉,輕垂睫毛微瞇雙眼的樣子有幾分誘人就有多少風騷。

  葉修沒有漏看方銳眼中的露骨邀請,比起刻意舔拭雙唇的動作更加鮮明,起身經過他身邊時指尖撫過他的褲檔,他想,肯定留下了一股糖的味道。

  情慾來得相當快,葉修走到舞廳外的走廊便看見方銳隨意坐在桌子上,敞開著大腿再替自己手/淫,葉修沒有喊他也沒有遲疑,走到他面前連接吻都來不及便直接拉開褲鍊進入方銳體/內,他知道方銳早已準備好,裡頭溼熱得讓他忍不住粗/喘。方銳那件與藝術背道而馳的上衣早就被葉修扯在地上蹂/躪,皮褲跟內褲也掛在腳邊隨著一次又一次的衝/撞晃來晃去,方銳環著葉修的脖子喘/息,唱了一整晚的歌使他的聲音有點沙啞,在滿布慾/望的此刻勾起了葉修滿滿的性/慾。

  「哈啊……嗯、換個姿勢……」

  坐在桌上的動作讓方銳的後背和臀部一直摩擦著牆壁跟桌子,他咬著葉修的耳朵不滿的說,旋即被葉修一個翻身趴在桌上繼續操/幹,乳/尖抵著桌子很不好受,但葉修根本不理他,方銳只能咿咿呀呀呻/吟,耳邊混雜著他的聲音和身後葉修撞/擊他臀部的聲響。

  很色/情啊,只要想著對方是如何因為自己的身體和聲音而興/奮,他就覺得自己要高/潮了,想伸手撫/慰自己的動作被葉修狠狠制止,葉修不斷摩擦著他的前/列/腺並肆意在他耳邊吐/息,卻怎麼也不肯鬆開沾滿前/列/腺/液的性/器。方銳又爽又痛卻得不到解脫,他幾乎要求葉修了,對方只憐惜地親吻他,然後在高/潮之際抽出性/器,射在他股/間,隨著精/液滑過大腿,方銳也終於如願射了出來。

  「操、這樣很有趣嗎?」

  喝了酒又做完愛讓方銳整個身子軟得不行,他穿上皺巴巴的褲子坐回桌子上,一邊扯下了葉修的外套直接套在自己佈滿吻痕和掐痕的上身,單純抱怨。

  而葉修只衝他笑了笑,「多謝款待。」



因為很短所以就不上圖啦,我就是懶人TT

评论(19)
热度(58)

© 四個半月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