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個半月大

宮崎,台灣人。

➤全職文章放置。
➤主要葉方,還有方銳中心。

[葉方]當王子沒有帶上灰姑娘的鞋

◎難得寫了傻白甜的戀愛故事……應該有刷到感情線吧?有吧?

◎我會說這是因為我怕遲到所以狂奔去上班結果鞋子在路上壞掉的憤怒產物嗎。

◎偷偷刷了一點五期,好喜歡被五期排擠的方銳喔(粉得跟黑一樣

◎感謝 @春蠶到死思方盡畫了我朝思暮想的方銳in女生制服,可以配十碗飯!(要看的點噗浪唄不然我要私藏了) 

◎沒意外的話之後想印個all方小本子,一切等到我從暑假修羅場脫出並且還活著……意外就例如我沒脫出和我沒脫出跟我沒脫出(幹


  在豔陽高照下,樹葉隨著風吹擺飄散下枯葉和幾片剛抽芽的嫩葉,打在地面的影子模糊地變形著,大好青年蹲在兩旁樹木中間的石頭路,覺得連旁邊呼嘯而過的腳踏車騎士都很礙眼,只想分分鐘把人踢下來換自己騎上去。當然,前提得是他能站起身走過去,懊惱地看著開口笑到完全裂開的右邊鞋子,方銳感受到了世界的惡意。

  啊,鬆餅的蜂蜜都要被吸乾了……真浪費。一邊想著如此無濟於事的小事情,把弄手機的雙手也沒有停下,先是把電話簿的每個人都點開一次,接所有通聯帳號也一一登入,直到他把所有認識的人都在心裡默念三次後(林敬言的名字他念了四次)才滿是絕望地仰天長嘯,大中午的陽光直射他聲稱非常誠懇的雙眼,刺眼得將他逼出淚水,還給予了肉體和精神傷害各100點。

  然而最令他受傷的是如此落魄的此刻他卻想不到任何能解救他困境的人,這絕對不是他人緣太差的關係!過去同窗的周澤楷跟吳羽策現在念的是另一所比較遠的大學,李迅整天忙著打工根本找不到人,更不用提莫凡、喬一帆等標準的大學生了,他們現在大抵也騎著腳踏車趕往下一個上課地點,至於同班的唐昊……方銳想也不想便直接踢出考慮。艾瑪,這麼一想自己的人緣似乎比想像中差啊?

  手錶上的分針轉移到六的位置,方銳隨手打了一封簡訊傳出去,看著手機上的簡訊已送出通知,好些時間後──其實是他的腳蹲麻了,不得不站起來抖一抖腳──他才下定決心拋棄尊嚴,撥打一通他非常不願意的求救電話。

  「喂?」

  「葉修嗎?」

  「嗯?方銳?你今天不是要上班嗎?」

  「那啥,我遇到一點事兒,幫個忙唄?」

  好的,在我選擇打給葉修時我已經做好了被嘲諷的心理準備,我這個人的優點就是心理素質挺高的,絕不會被葉修的垃圾話噴倒。方銳在心底給自己打氣。

  「說來聽聽。」

  「呃……怎麼說呢,就是……」

  真要開口的話還真有點恥啊?方銳捉著自己即將丟棄的尊嚴感嘆道。

  「總之我的鞋子壞了,走不動。」

  要笑就笑吧!方銳覺得自己這二十年來沒有如此坦蕩蕩毫不在乎過,賭十塊錢葉修肯定會笑他。

  「……噗,不會吧、猥瑣方?」

  再賭十塊錢,葉修肯定罵他傻逼。

  「你傻逼啊?怎麼能這麼蠢。」

  賭五十塊葉修根本懶得理他。

  「你現在在哪?我過去找你。」

  ……咦?「我靠老葉你害我賭輸了五十元!」

  「啊?」

  方銳匆匆地跟葉修大概說了一下自己被困在圖書館附近之後便把電話掛斷,他還處在葉修畫風極其不對的衝擊當中,這並不是說他非常期待葉修嘲笑他或者是對他冷淡,而是他們一直以來的相處總是互相嘲弄,即便兩個人交往之後也不改揭瘡疤跟互相抨擊的習性,大概就是吳羽策直到跟他一起去買給葉修的情人節禮物時才知道他們在一起,「我以為你們是仇人?像是你跟他搶女人之類的。」

  呸呸呸,就憑葉修那頹廢的樣子會有女生要他嗎?方銳腹誹道,卻沒有想到他自己就是那個願意跟頹廢男人搞在一起的傢伙。非要他說的話,他們彼此之間從沒許過什麼承諾,就好像對那些海誓山盟海枯石爛天長地久都感到乏味一般,又或者是同樣都是對於夢想之外豪無追求使然,比起所有的甜言蜜語,單純的輕觸或者陪伴都顯得更加真實,唯有嗅著從對方衣服上傳來的熊寶貝味道,方銳才覺得他們確實在一起。

  掛著耳機打遊戲時,操著的那只滑鼠比他平常用的還要沉,而他只消扭頭就能看到有點駝背的男人躺在床上假寐,滿床是沒有摺的衣服跟幾乎要散到地上的課本,沒有外面的絮絮叨叨或者是遊戲介面的五顏六色,方銳的世界所有的就只是一個葉修而已。這樣說起來是挺矯情的,但他們一直以來太習慣一個人獨行,好不容一兩個人湊合著在一起,在急著適應時還有更多的是連他們都不得不承認地越陷越深。方銳還是選擇了去面對自己的陷落,他不覺得這樣有哪裡可恥,談戀愛麼,誰不這樣瘋狂呢?

  而他們的瘋狂或多或少跟一般人定義的有所不同。葉修從沒邀請方銳上高級餐廳吃飯,方銳也從沒拉著葉修去看過什麼夜景,兩個人在一起吃吃大排檔,奢侈一點就去便利商店買一堆垃圾食物大吃特吃一整晚,比起飆車或者唱KTV,更多時後他們窩在宿舍連夜打遊戲看漫畫,最浪漫的,還是偷偷上淘寶給對方買衣服。這樣想一想,方銳突然覺得挺足夠的,他要的一直都不是轟轟烈烈,只是希望在自己滿腹抱怨時有人傾聽、開心得想高歌時不會嫌他吵。這樣就夠了。

  「唷、廢物點心,你還真落魄啊。」

  「擦!你以為我願意麼!」

  不過這些他深藏的心思他是不會告訴葉修的,他說服得了自己,但並不代表他願意拿來與葉修分享,畢竟許多時候幻想總是比現實美好,特麼他還不想自己心中的一點點浪漫還要被葉修給破壞。

  「鞋子呢?」

  「什麼鞋子?你打給我的時候我人在外面,哪能給你帶鞋子?」

  「我咧個去,那你來幹嘛的?看我笑話?」

  「來陪陪啊你,不要拉倒。」

  好吧,實際上是方銳永遠說不過葉修。他們從不說情話,但葉修總是能說出所有方銳想聽的,多麼雲淡風輕,卻最令方銳無法割捨。

  他是確實栽了。

  「靠,那現在怎麼辦?我怎麼回家?」

  「等老魏送鞋吧,咱可以聊聊。」

  「就我跟你?聊什麼?聊你多沒下限?」

  「能不能有點素質?」

  然後葉修撿起地上的葉子吹到方銳臉上,直問他知不知道下午四點時是花草散發芬多精的時候?方銳還想著葉修居然有除了專業之外的知識,撥開葉子就看到葉修笑得一臉燦爛──那模樣,還真是說不出的違和。

  「少年,一起在繁花盛開的此刻狂奔吧。」

  方銳沒想過葉修原來也這麼嚮往偶像劇裡男女主角在海邊奔跑的膩歪景象,這聽起來是挺帶感的沒錯,不過……

  「跑你妹啊!我鞋子壞了!」

 

  如果讓方銳回到他們決定在一起的那天,他會輕輕觸碰葉修的指間然後十指交扣,在彼此戀戀不捨的時候鬆開,轉過身後他會向葉修露出笑容,並對他說:「來追我啊」……才怪。

 

 

每次說要早睡,等我意識到的時候已經兩點了……

评论(7)
热度(30)

© 四個半月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