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個半月大

宮崎,台灣人,繁體字使用。

➤全職文章放置。
➤主要葉方,還有方銳中心,偶爾有其他的。
➤留言有空會回,私訊不會回。注意禮貌 :"))
➤很懶所以外連失效不會補。

[葉修x方銳]非典型廢言

◎2015的文章,沒東西可以更新了就混一下。

  言語是把利器,美得讓人戀戀不捨,也讓人傷得遍體鱗傷。唇、齒、舌、喉構建出話語的網羅,觸碰不著卻深陷其中的甜美,聲嘶力竭似地想道出千言萬語,只怕幾分虛假無法表達一點真實。
  關於「我愛你」的說與不說之間不斷拉扯著。

  葉修平時說的嘲諷話不少,什麼都說就是不說我愛你。
  方銳平常小動作特別多,什麼都做就是不會主動膩歪。
  說是談對象吧,他倆之間又好像缺少了點什麼,但誰也不說出口,就好像一切都很和平似的,只要努力維持就不會破壞現在平衡、然其實那脆弱無比。
  天秤崩塌的前一刻葉修還在逗方銳玩,一如往常那樣。
  那會兒方銳得了重感冒,老是咳嗽差點咳出血來,喉嚨還疼得厲害,整個人病懨懨地提不起精神只窩在床上玩手機,葉修罕見地沒守在電腦前刷BOSS,撈過方銳平常看劇跟玩遊戲的平板後擠上了方銳的床,也不在意一旁的人咳嗽連連儼然是個巨大病毒,緊緊依著他怎麼推也推不走。
  「葉修你走開,好熱。」
  「熱才好,出了汗感冒才能好。」
  「我又沒有發燒。你過去點、手抵到我了。」
  方銳的聲音隔著口罩有些悶悶的,話才剛說完葉修便刻意撞了他一下,這一下使方銳的手一滑失去了打破遊戲記錄的機會,他氣得把手機摔到一旁,扯過棉被後把自己掩得老實然後轉身睡覺,一點也不打算理會葉修的玩笑。
  「不過就貼著你,有你這樣嫌棄自己男朋友的嗎?」
  「男朋友?呵,真敢說,你倒是說說你哪裡像是身為一個男朋友該有的樣子?」
  興許是感冒讓人失去理智,又或者是一直埋在心中的不滿早已累積許久,方銳像是忍無可忍似的掀起被子指著葉修吼道,聲音聽上去相當沙啞,還因為太激動而咳了好幾下,竟然還有幾分委屈。葉修被方銳這麼一指責還有些發懵,似乎是沒想過方銳會生這麼大的脾氣,隨後他又恢復了平常那漫不經心的樣子,笑起來時還有些慵懶。
  「晚安吻、愛的擁抱、必要的餵食……這些都沒少,我覺得我做得挺不錯的啊。」說著還覺得自己挺無辜的。
  「你有說過你喜歡我──」
  被摁在枕頭上時方銳還有些頭疼,葉修捏著他的下巴自上而下睥睨,他的指尖從口罩外頭撫摸著方銳略薄的雙唇,並且描繪出他的形狀。方銳幾乎要被整個口罩裡盈滿的二氧化碳給憋死,幾乎要不耐地扯下來了,葉修卻按住他的動作,隨後吻了上去,即使隔著一層薄薄的口罩仍然能感受到彼此雙唇的溫度和親吻的急切,舌頭舔過口罩有些粗糙,但當觸碰到對方的舌卻又是一陣刺激,不同於直接接觸的那般纏綿,有些新鮮,滿富情感。

  扯下沾染了彼此口水的口罩,葉修摸了摸方銳被吻腫的嘴唇:
  「我喜不喜歡你那還用說嗎?不就是廢話。」

评论(1)
热度(11)

© 四個半月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