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個半月大

宮崎,台灣人,繁體字使用。

➤全職文章放置。
➤主要葉方,還有方銳中心,偶爾有其他的。
➤留言有空會回,私訊不會回。注意禮貌 :"))
➤很懶所以外連失效不會補。

[唐昊x方銳]青春謳歌

※一年多前的文章,寫得不好,但就是想講我心中的這cp跟呼嘯。


唐昊第一個喜歡上的是隔壁大他十歲的雜貨店店員,那會兒他才剛上小學沒多久,為了多看店員姊姊幾眼,他總在傍晚確認對方上工後,用省下的早餐錢到小舖子買一把尺或鉛筆,即使早就決定好要買什麼,他還是會在櫃台前的架子磨蹭個十來分鐘,然後才拿起家裡可能已經有一打的筆去結帳。

「今天也來買筆呀?」見到唐昊,店員有些不意外又看到這位熟客。

「啊、對。」

「怎麼一直在買筆,淘氣所以弄丟了?」店員打趣道,小學生總在鬧,把文具弄丟弄壞不是稀奇的事。一邊刷了條碼,向唐昊拿五塊錢。

「……嗯。」

他就連掏錢也要一元一元拿出來,看上去笨拙不已。但唐昊不在乎,他只是想要多一些停留,那怕只能說上一句不像樣的話也好。

唐昊這時候特別痛恨自己不會說話,平常大家都說他是野孩子,活潑外向嗓門也大,但一進到這間雜貨店,他就再也說不出多於三個字的句子,只能睜大眼睛看著店員姊姊,全當作了回應。

「收你五元,下次再來呀──但不要再弄丟筆了。」

離開的時候店員對他說,臉上堆著笑容對他揮手道別,唐昊喜歡她笑起來的樣子,上排牙齒完全露了出來,齒列雖然不算整齊,但兩顆虎牙特別好看,唐昊忍不住紅了臉,匆匆踏著小步伐跑走了。他真的好喜歡店員姊姊。

即使書桌抽屜已經放滿可以讓他用到小學畢業的文具,唐昊還是每天放學都會到雜貨店報到,他連對方的名字都不知道,但就是喜歡,他想著等他存夠錢買張漂亮的立體卡片,他就要寫上告白的話再送給她,連要寫什麼都想好了。

好不容易他攢夠了錢,一下課便興沖沖跑到雜貨店要買下他嚮往已久的卡片,跑到店門口才發現誰都不在,放著店門大開卻沒有人顧店實在很奇怪,唐昊在店裡轉了幾圈沒有任何發現,揣著錢就要走。結果他在雜貨店旁邊的小巷子見到了朝思暮想的店員姊姊。唐昊想叫她,卻發現除了她之外還有另外一個男人,從唐昊的角度看不太清楚,但他猜想他們應該在親吻。不知怎麼的,他覺得自己被欺騙了。

唐昊手上緊緊捏著辛苦存下來的幾個硬幣,用力地丟到地上後便狂奔回家,一進到房間就把抽屜裡所有的文具扔到垃圾桶裡,然後大哭一場。他哭得特別慘,那種接近撕心裂肺的哭喊是打娘胎出來後第一次,跌倒了他不哭,跟人打架輸了他也不哭,只有這時候他才哭了出來。唐昊為期三個月的暗戀以失敗收場,無疾而終。

 

過了十年多再回想起來,唐昊只記得因為他把全新的文具扔進垃圾桶而招來媽媽一頓毒打,還被斷了整整一個月的零用錢,痛苦不已,導致他後來用文具特別小心翼翼,一支筆非要用到再也不能削了才要換,還被人笑窮酸。

你們懂個屁!唐昊憤恨道。

自七歲那次慘不忍睹的暗戀後,唐昊再也沒有喜歡過誰了,他不敢再喜歡上人,也不覺得自己能夠再一次全心全意喜歡一個人。他與女孩子保持距離,告白也一律拒絕,念到高中畢業連個姑娘小手都沒牽過。

這事兒放在一般十八歲的男孩子上是很可恥的,但拿到男性人滿為患而且大家都是宅男的電競圈,反而就不稀奇了,大家把女孩子視若珍寶,真的和女生牽手了的總要被尊敬。以和尚廟聞名的藍雨對這尤其敏感,宋曉就因為在訓練營時交過女朋友,而讓大他一歲的黃少天喊他一聲前輩,在藍雨實力不是重點,誰跟女孩子接觸得多了才是真正被尊重的。

唐昊基本上不管這些,他嫌女孩子那些小情小愛麻煩得很,總稱之為破事,就連在路上被女粉絲攔下來簽名,他都會在墨鏡底下翻好幾個白眼,字越簽越潦草恨不得馬上走人。然而此時他卻不得不耐著性子一筆一劃簽名,看著一旁的人樂呵呵地跟女粉絲合照更讓他感到煩躁。

「好了嗎?我們趕時間。」唐昊不耐煩地問,礙於一邊還有粉絲姑且放輕了語氣。

「趕什麼呀,趕飛機麼?」

別說,還真的是要趕飛機。唐昊和方銳為了拍攝雜誌專訪要到K市一趟,兩人才從的士下來,行李都還沒拿上就被眼尖的粉絲認出來,他們分明還戴了口罩和墨鏡!方銳喜歡受人注目自然沒有拒絕的理由,一個一個幫粉絲簽名合照,而唐昊本來就討厭麻煩,被逼著應付粉絲煩得不行,只能推了推墨鏡遮掩自己越發銳利的眼神。

這一逗留竟然也耗去了半個多小時,他們本來就是掐著時間到機場的,還沒寄行李和報到,算下來岌岌可危,唐昊撞了撞方銳的手肘讓他趕緊,然後提著行李作勢要先走。

「好了好了!」方銳說,急忙揹著自己的包包跟上去,一邊跟粉絲道別還不忘拋個媚眼,「謝謝支持呀,下個月的雜誌有專訪要記得買!」

方銳的行為看在唐昊眼裡就是一個字,煩。

第九賽季,林敬言的離開呼嘯和唐昊的到來都代表一個全新的開始,無論是好是壞,至少官方海報勢必是要拍新的。公關部便趁著比賽還不算激烈的時候接了幾個代言和拍攝,順便宣傳一下有唐昊在的全新組合,而戰隊的隊長和副隊長則是宣傳的最大賣點,拍攝的行程基本都是一起的,這也就是為什麼阮永彬跟趙禹哲都不在,只有性格差得南遠北轍的唐昊跟方銳在一起。

在機場報到完後,兩個人拎著隨身包坐到休息區等待起飛的時間到,他們之間多半無話可說,即使比鄰而坐也各自做事,方銳忙著把手機裡遊戲的體力清掉,一點也沒有要搭理唐昊的意思,唐昊當然求之不得,沒有方銳的騷擾他樂得清閒。

方銳這麼安分反而讓唐昊不自在起來。他印象裡方銳和黃少天都是特別能說的人,吱吱喳喳說個沒完,臉上也總堆著笑容,沒有煩惱沒有恐懼的自信模樣,但他轉會到呼嘯,他對方銳的看法基本上沒有變,仍是那副嘻皮笑臉不正經的樣子。

原先唐昊是打著即使作戰風格不同也要和人好好相處的主意,但想是一回事、真的要做又是另一回事,實際和方銳相處後,他發現自己真的喜歡不了方銳這個人。分明不待見自己卻總裝得沒事人一樣向自己搭話,戰隊裡因為風格轉換的事氣氛正彆扭,他還是無動於衷並且總說隨唐昊,作為呼嘯裡資深的選手卻老讓他一個新人決定,唐昊煩他故作隨和,私下想質問方銳時反而被對方無視。唐昊搞不懂方銳在想什麼、想做什麼,就算掐著他的衣服領子問他到底想說什麼,也只得到一句「沒什麼」。

沒什麼你妹!沒什麼的話你同我玩雙面人遊戲呢。

唐昊不覺得自己能和話都不肯說清的人打交道,更遑論和平相處,有話就說出來,真的不能解決就上榮耀打一場,是男人就不要磨嘰,唐昊一直都是這麼直接的人,不論行為舉止還是言談都直來直往,就連面對方銳他也沒打算隱瞞對他的厭惡。

「我討厭你。」

「我知道呀。」

方銳說,連頭也沒抬只繼續低頭玩他的手機遊戲,回應得像是唐昊說他肚子餓了一樣雲淡風輕。唐昊聽得有點來氣,忍不住大罵:

「那你裝什麼?」

「啊?──靠我死掉了!」

被唐昊突如其來的大吼嚇到,方銳一個分心結果輸了遊戲,體力也剛好用完沒法再玩,他只好怪罪唐昊,一邊瞪向罪魁禍首。

「你到底想說什麼?」

「這才是我要問的吧。」

完全沒法溝通,熊孩子都不聽人說話的嗎?方銳幾乎欲哭無淚,他不知道自己招誰惹誰,和唐昊說話要被討厭,不和他說話也要受罵,心好累。

「我真的不知道你是什麼意思,還是你說吧。」

怕自己說錯話又要惹唐昊發飆,等會兒他們還要一起進行專訪,到時候唐昊不配合就不好辦了,還是先安撫一下對方要緊。方銳放下了手機,翹著腳撐著頭一副洗耳恭聽的模樣。

「你很討厭我吧。」

「現在是在討論感情問題嗎?」

「少忽悠我。」唐昊啐嘴,繼續說:「你不想和我接觸或者懶得和我說話都沒所謂,只是沒必要在人前顧慮這麼多,裝得和我親近反而讓人噁心。」

「什麼意思?」

方銳向前頃了身子,這樣他才能看見唐昊現在的表情,唐昊似乎對自己說的話感到丟臉,但話還是要說完,只得把臉撇向一旁。

「我是指你能不能不要人前人後兩個樣?要麼都少來煩我,一會兒勾肩搭背一會兒愛理不理,誰知道你幾個意思。」

噗哈哈哈哈!

方銳像唐昊說什麼好笑的似的,毫無形象地大笑出聲。

「笑你妹啊!」

「你會在意這些?」

「我只是覺得煩!那你自己又怎麼一回事?」

「我的話,不討厭喔。」

「呵,你哄虛空陣鬼呢。」

是真的。方銳就著原先的姿勢看向唐昊,他才十九歲還年輕,雙眼下的黑眼圈是長期熬夜和用眼過度的疲勞,遮著唇的手相當厚實,指尖因為敲打鍵盤的關係留下一層繭。他們都說唐昊是天才所以才能打敗第一流氓林敬言,但看看唐昊,哪裡不是努力拚搏的樣子。

「我不討厭你啊。」方銳又說一遍,他的口氣很輕,有點事不關己似的,「勝者為王敗者離開,就這麼簡單,沒所謂對錯。」

其實唐昊沒想過方銳是這麼想的,他知道方銳和林敬言要好,自己打敗了林敬言甚至加入呼嘯取代他的位置,方銳是該埋怨他的,然而方銳沒有。

「老林離開後大家都挺慌的,你和他又不是一個樣子,我也只能盡量用平常的態度讓大家放鬆。畢竟我是副隊長嘛,總要幫你的。」

方銳的意思他都懂了。不論是在隊裡若無其事地談笑風生,還是戰術和訓練都依他,都是替唐昊在呼嘯安好隊長的位置。唐昊下克上確實是靠實力,但旁人看上去還是不太規矩,轉會呼嘯舊任隊長簡直不可理喻,誰都對他抱持半信半疑的態度,但作為副隊長的方銳卻隨他,唐昊的指示一定擺第一,意見半個也沒有,逐漸建立起唐昊在呼嘯無庸置疑的威信。

這麼一想唐昊不禁尷尬起來,方銳想得比他多太多,反而自己像個孩子在鬧脾氣,不免又有點來氣。

「那我私下問你話為什麼不理我?」

話一說出口唐昊就後悔了,特麼像個小姑娘在像男朋友抱怨,可話都說出了也收不回來,只好故作鎮定看著方銳,配合著抽蓄的嘴角看上去相當滑稽。

「這不是想著你那麼討厭我,在大家面前賴著你就夠你煩了,其他時間還是別煩你了。」

我真是個貼心的副隊長呀。方銳最驕傲的就是特別會察言觀色,他沾沾自己,朝唐昊扔了一個嘚瑟的表情,想討個誇獎。

「我就是煩你這樣!」

「我又怎麼了?」

結果唐昊非但沒有領情,還突然發火,方銳覺得好無辜,他真的不懂熊孩子在想什麼,老林救命!

「你個白癡別管那麼多……而且我也沒有真的那麼討厭你。」

「這是害羞了嗎?唐昊大大快轉過來讓我看看。」

「滾。」

 

這次雜誌的拍攝主題是呼嘯正副隊長的日常,為了增加親民度營造喜歡外出的健康假象,分別讓方銳帶著唐昊認識N市以及讓唐昊帶方銳逛K市,但K市實在太熱,雜誌社便決定改成在百貨公司進行拍攝。

唐昊對於工作上的事沒有多大的意見,反正按戰隊的意思,他只要擺出一副酷炫狂霸跩的樣子就夠了,剩下該說的都交給方銳說。原本唐昊覺得這是個不錯的主意,但跟方銳搭檔後他發現這根本是再爛不過的決定──方銳確實很能說,說好聽點是舌燦蓮花,講直白點就是油腔滑調亂說一通,到後來唐昊壓根兒懶得理,反正不論他說不說方銳都能接下去。

光是拍攝照片就花了一個下午的時間,從一踏進百貨公司的大門開始,快門聲從來沒有停過,在行走其間唐昊還時不時被反光板投射過來的光線刺到睜不開眼,一直被鏡頭對著讓他相當不自在,偏偏雜誌記者還在一旁要他自然一點然後擺個帥氣的姿勢,根本為難人。唐昊搞不懂他們玩電競的為什麼要做出伸展台上那些搔首弄姿的姿勢,搞得像是寫真模特兒而不是職業宅男。方銳倒是如魚得水,作為聯盟裡知名的犯罪組合,他隨林敬言一起拍了不少廣告,要帥氣、要斯文、要可愛都任君挑選,這時為了緩和唐昊的酷炫狂霸跩,開始對著鏡頭擺出嘟嘴眨眼各種唐昊看來意義不明的表情。

「你賣什麼萌?」唐昊挑了挑眉表示不屑。

「哎呀,你覺得我可愛?」說完朝著唐昊噘起嘴拋了個飛吻過去。

「少噁心人了,我是說你很煩。」唐昊不想搭理方銳的挑釁,冷冷地回道。

說這些話的時候兩個人還是肩並肩做出感情好的樣子,只要唐昊不要緊握拳頭的話。

百貨公司在各地基本都大同小異,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能讓唐昊帶方銳去逛,見攝影的部分已經足夠,雜誌記者便帶他們到咖啡廳休息,順便做個採訪。唐昊感到有點口渴,打算要杯水來喝時方銳就回來了,手上還拿著兩杯飲料說是雜誌社請的。

「給你。」

方銳問也沒問就把其中一杯推到唐昊面前,自己則喝起了手上那杯奶茶,唐昊看方銳都喝了下去應該沒有貓膩,便跟坐在對面的記者道了謝,實在渴得厲害了,連吸管都沒差就豪邁地喝一大口,下一秒被嗆得直咳嗽。

「隊長你喝慢一點啊!不要噎到了。」

方銳用力拍了拍唐昊的背,他每拍一次唐昊就咳一次,咳到後來唐昊覺得五臟六腑都要給他拍出來了,一把揮開了方銳的手。

「滾!」

「別這樣嘛,我是在關心你。」

「你是想殺死我吧!」

唐昊怒道,合理懷疑方銳是在報剛才的仇,或者單純想看他出糗,否則明知道他不喝酸的飲料,怎麼還會點蜂蜜檸檬給他?

事實上唐昊最不喜歡的就是蜂蜜檸檬了,他牙齒怕酸,只要喝到一點就難受得直皺眉,加上蜂蜜後又甜又酸的味道更覺得彆扭,絲毫不能接受。在他剛到呼嘯的時候,方銳為了給他接風難得請客喝飲料,當時點的就是蜂蜜檸檬,他看到唐昊喝下飲料後嘴唇發白時嚇了一跳,知道是單純不喜歡後才鬆口氣,接著居然狂笑不已還流眼淚,直說唐昊的反應太誇張,唐昊想他都沒抱怨方銳浮誇了。

而這也不過是兩個月前的事,任方銳再怎麼缺心眼也不可能忘得這麼快,分明是在找荏,眉開眼笑的樣子像是對他的嘲諷。

「開個小玩笑,別這麼氣呀。」

方銳大抵知道自己惹到了唐昊,雙手合十向他道歉,然後把自己喝過幾口的奶茶推到唐昊面前當作交換。唐昊其實不大想喝,但想想這是別人請的飲料,還是沉著臉接過那杯吸管已經被方銳咬爛的飲料。

「怎麼了嗎?唐隊剛剛嗆了好大一下。」雜誌記者擔憂地問。

「沒事沒事,隊長只是有些懷念所以激動了點,抱歉讓你擔心了。」

方銳再次擔起唐昊發言人的職責,一邊替唐昊解釋一邊小聲念了他幾句,「再怎麼樣也不能把飲料噴出來,又不是小孩子」唐昊被指責得莫名其妙,氣得採了方銳的腳一下──結果人家穿的是皮鞋,一點感覺都沒有,只有唐昊的腳兀自發疼,他索性不說話。

編,你再編!看你多能扯!

「唐隊喝的是什麼?」

秉持著我就不說話的原則,唐昊把桌上的收據推到記者面前,自己繼續喝奶茶試圖洗掉滿嘴的酸味。

「唐昊是百花來的,你也知道K市產蜂蜜,唐隊雖然不喜歡酸的但還是相當懷念。」

「方副還真了解唐隊,感情真不錯呢。」

「嘿嘿,畢竟我們現在是搭檔嘛!」

方銳勾著唐昊的肩膀湊過去,笑得相當燦爛,此時他們看上去就像是極為熟悉的夥伴。

方銳雖然比唐昊大上幾歲,但他生得一張娃娃臉,邊說邊笑時露出牙齒更加稚嫩,在較為粗獷的唐昊一旁甚至顯得年紀稍小,雜誌記者便開玩笑地說他們倆在一塊都要誤會唐昊才是前輩,被喊老的唐昊還沒發難,方銳就先急著叫冤。

「哪兒能,有見過後輩照顧前輩的麼?」

「靠!你怎麼好意思?」

唐昊聽著覺得不大對,原以為方銳是要謙虛自己沒長得那麼小,沒想到是要說他有多照顧唐昊,連忙出聲駁斥,方銳確實照顧他,但給他添麻煩的次數也不在話下,很多時候都是閒來無事跑去撩撥他,讓唐昊氣得咬牙切齒。

他們之間的相處雖然不至於充滿火藥味,但就性格上來說壓根兒合不來,唐昊太一板一眼、方銳太過隨和,因為搭檔的關係被迫湊在一塊,彼此井水不犯河水也就罷了,但方銳偏偏喜歡逗他,總說唐昊繃得太緊了該放鬆一下,每每都讓唐昊覺得比平時更累。

雜誌記者看著他們幼稚的爭吵忍不住笑了出來,這兩人一點也沒有身為公眾人物的自覺,大概也忘記現在還在工作中,就這麼無視他人開始吵起來,在他看來他們雖然水火不容,但卻是最適合的。

「你不說我們感情差嗎?」沒有組合是一天到晚吵嘴的吧。

「不會呀,打情罵俏嘛!」

「……」

 

拍攝結束的時間比預計的要早,他們訂的是晚上的飛機,距離報到還有好幾個小時的空檔,唐昊打算先到機場假寐一會,拍攝的行程讓他累得在後半段進入放空狀態,現在只想到頭就睡,方銳卻說難得到了百貨公司打算逛一下,唐昊隨便他,自己就先走了。

但才搭電梯到一樓便不得不跑回去,被方銳喊回去的。

「來賓唐日天先生、唐日天先生,請至服務台,您的家長在找您……」

誰是唐日天!

唐昊聽到的時候差點在出電梯時滑倒,他氣到不行,整間百貨公司都迴盪著惱人的廣播,氣沖沖地搭乘手扶梯連走帶跑衝向原本的樓層,一旁小孩子跟母親地竊竊私語諸如「那個哥哥怎麼這麼大了還會走失呢」也只能充耳不聞,他只想著見到方銳時要送他一記霸王連拳。

「你搞什麼鬼?」

唐昊到的時候方銳和服務台的小姐聊著正歡,見到唐昊只揮了揮手示意,還是那副嘻皮笑臉的樣子,一點也不覺得自己做錯什麼,唐昊氣到不行卻又不能當眾打人,只能往心裡去。

「還以為你不來了呢。」

「我是挺不想來的。話說那個唐日天是怎麼回事?」

「總不能直接報唐昊這名字吧,被認出來怎麼辦?」方銳說,「被人知道呼嘯的新隊長在K市百貨公司走失不太好吧。」

「所以說沒有走失啊!」

唐昊氣,覺得跟方銳沒法溝通,對方還露出我真機智貼心的表情,唐昊想自己還是離開的好,工作結束不想再跟方銳有所牽扯。

「其實我忘了帶錢包,沒法打車去機場。」

「你出門不帶錢包的?」

「話不是這麼說,機票都是戰隊先訂好的,來這邊也是讓雜誌社載來……我當然沒帶呀。」

方銳朝他眨了眨眼,看上去相當無辜……只是看上去而已,唐昊覺得自己才是最無辜的那個,怎麼方銳捅簍子都是他受害。

「你怎麼不走過去算了。」

「你怎麼捨得!」

唐昊抱怨歸抱怨,走的時候還是扯上方銳,這裡雖然不是他們的主場N市,但在百貨公司大陣仗拍了半天大概也被不少人認了出來,唐昊已經夠累了,不想再應付粉絲,只想越快離開越好。但方銳哪裡是這麼聽話的主,一會兒要去廁所,一會兒又嚷著肚子餓,唐昊都要以為他帶的是三歲小孩,折騰得不行。

「你不是沒帶錢嗎,買什麼可麗餅。」又不是女孩子,唐昊在心底喊道。

「我是沒帶,但你有帶啊。」

方銳從店員手上接過可麗餅,完全沒有要付錢的打算,

流氓,這傢伙才是貨真價實的流氓,呼嘯沒有繼續培養他成為流氓真的太可惜了。方銳一邊吃著可麗餅一邊看唐昊,一副讓他付錢是理所當然的樣子,唐昊見他一臉沒羞沒臊的,最後還是認命掏出錢包結帳,他討厭猥瑣流,同樣也拿猥瑣流一點辦法也沒有。

他不像林敬言能應付和配合猥瑣流,他喜歡直來直往,也只會這麼做,他費了一番勁才到達這裡,無論前面有多少阻礙他都會衝破──他是來拿冠軍的。但靠他自己是辦不到的,唐昊看著坐一邊吃可麗餅的方銳,突然向他道歉。

「你生病了?」

「靠!」

這個人怎麼這麼會破壞氣氛!還不如不要說話!

「哈哈哈,開玩笑的。」方銳趕忙打圓場,就怕唐昊一氣之下自己先走,「我知道你在說什麼,不用擔心,我會配合你的,我可是很擅長轉型的喔!」

方銳說的沒錯,從氣功師到流氓再到盜賊,方銳十年來的榮耀之路比別人還要顛簸,然而即使經歷各種改變他還是堅持了下來,一再妥協然後帶領著呼嘯走到這裡。唐昊本身是頑固的人,但他想方銳比他還要固執,為了贏他不計代價跟後果,他的各種遷就跟改變只為了唯一的理想,那就是要贏。

方銳舔掉沾上手指的奶油,笑著說:「放心吧,我們是搭檔嘛!」

他相當擅長利用自己的優點,他知道自己笑起來好看,不論拍照或私下都習慣揚起笑容,唐昊一直覺得那很虛偽,但當方銳衝著他笑時,他不得不承認那是他見過最美的笑容。

在這個瞬間他竟然有點心動,看著方銳笑的樣子不由自主也笑了出來,他想要看他露出更多的笑容,不是照片上大家見到的一成不變的笑容,而是發自內心的燦爛笑靨。

唐昊想他是有點喜歡方銳。



結果他們在百貨公司逛得太晚錯過了飛機,唐昊瞪著拉著他到處逛的方銳,當事人則一臉心虛,尚且知道自己壞了事。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總之我買好票了,不會回不了家的。」

方銳拎著他跟唐昊的行李走在前面,盡其所能地討好唐昊以示誠意,雖然買票時用的是唐昊的錢。唐昊莫可奈何只得跟著方銳走,機票是不能退的,所以他們要回N市的話只能自己另外買票,唐昊從方銳那邊接過票,然後才發現哪裡不太對。

方銳買的是火車票。

「你怎麼買火車票?」

「機票貴啊。」

「省那幾百塊做什麼,呼嘯沒給你錢嗎?」

「哪兒是幾百塊,咱倆要兩千塊呢,你現在有錢麼?」

「……沒有。」

唐昊恨死了,他身上只帶了一千塊,想著只是出門工作沒必要帶太多錢,沒想到會遇上這樣的意外,而這要怪就得怪方銳沒帶錢,否則怎麼會落到要搭火車回N市的地步。

要知道從K市搭到N市要整整三十八個小時!三十八!小時!開什麼玩笑!

「唐昊你快點,不然要趕不上火車了。」

唐昊呵呵兩聲,沒想到方銳還知道要快,怎麼剛才逛街時沒想過要快點否則趕不上飛機。唐昊坐上火車時人還是懵的,他不敢相信接下來他要在車上坐個一天半,除了吃飯跟睡覺不知道還能幹嘛。坐在一旁的方銳已經打開了薯片開始吃起來,他買了兩大袋的食物就怕在車上餓著了,還遞給唐昊一條巧克力。

方銳看唐昊還是一臉不開心,便想了個方法安慰他,順便拋了個自認治癒的媚眼跟笑容過去:

「總之呢,就讓我們在車上好好培養感情吧!」

「培養你妹!屁股會先爛掉!」

唐昊大吼,此時方銳的笑容讓他只想捏著他的嘴巴讓他住嘴。

他想他果然還是沒辦法喜歡方銳,


评论(3)
热度(18)

© 四個半月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