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個半月大

宮崎,台灣人。

➤全職文章放置。
➤主要葉方,還有方銳中心。

[周翔]跟蹤狂跟司機的paro

◎依然不想取篇名的節奏,反正只是腦洞的短打。

◎ @春蠶到死思方盡 說他想看跟蹤狂周澤楷X公車司機孫翔,有求必應我就寫了!你別再開腦洞了、我手速跟不上你。

◎中間的肉拉燈啦~因為我急著回房間補進度所以就這樣結束吧(乾



  周澤楷會知道孫翔這個人是在半年前,那天公司加班得晚了、他最後勉強趕上了末班車,稍微喘了口氣之後他才發現車上播的不是廣播也不是流行音樂,反而是二十年前當紅團體的粵語歌,對上司機那張看起來挺年輕的臉後,周澤楷忍不住把孫翔記了起來。

  孫翔看上去約莫二十出頭歲,很久沒補染的金棕色頭髮已經退到只剩下髮尾,稍微粗糙的髮質讓他略短的頭髮顯得扎手,嘴上隨著音樂哼著斷斷續續的曲調居然不知不覺讓周澤楷放鬆了下來,他一路坐到了最末站才下車,享受了半小時幾乎只有兩個人的車程,他居然沒有因為坐過站得再走十五分鐘才能回到家而感到疲累。

  他還想再聽聽孫翔的聲音。

  假日的時候即使是末班車人也挺多的,周澤楷坐在最後一排的位置雖然看不到最前頭的孫翔,但能聽到他明亮的聲音在跟一邊的女孩子聊天,而到了略顯偏遠的最後一站時孫翔是安靜的,他開了門讓周澤楷下車,總是隨意地揮手道別,周澤楷甚至覺得孫翔其實連看也沒有看他一眼。

  至少他可以多看孫翔幾眼而不被發現。

  後來周澤楷在二手書店與孫翔擦肩而過時,他確信孫翔壓根沒有記住他,乃至於他們在同一間小餐館吃飯、不約而同買了同樣的襯衫,發覺到的人都只有周澤楷。這段時間孫翔重新染上了亞麻色的頭髮還去穿了耳洞,穿完耳洞的隔天耳朵還紅紅腫腫的,那模樣讓周澤楷差點以為他是臉紅了。

  他是善於等待的人,他每天多走十五分鐘的路只為了多幾分鐘能正大光明看著孫翔的機會,不論是否要加班也總在公司等到末班車要開了才走,如果不是孫翔開的公車他會直接打車回家,這說來很瘋狂,但周澤楷覺得理所當然──他並不是想追求孫翔,單純看著這個人每天認真地生活就覺得甘之如飴,他或許只是特別喜歡孫翔神采奕奕的樣子。

  然而當他坐在最後排的位置假寐、孫翔老大不高興地把他拽醒時,他卻把孫翔整個人壓在位置上,緊抓著他手腕的手貼在肌膚上的熱度特別鮮明,他一點也不想讓孫翔的體溫離開他,因此他將身子壓了上去試圖汲取溫度。此時此刻比起孫翔的笑容、周澤楷反倒覺得脹紅臉、一臉茫然的孫翔更加好看,而他也確實知道這樣的想法並不單純。

  但凡自己喜歡,他都想要擁有。所以憑依著本能他吻上了孫翔的嘴唇,舌頭竄進對方嘴裡時還能聽到孫翔到抽一口氣,但不是拒絕,直至他的手拉開孫翔的褲檔並褪下他的衣服,孫翔除了溢出瑣碎的哼哼唧唧之外沒有任何抗拒,他想至少孫翔並不討厭自己。



  後來周澤楷拖著孫翔走了十五分鐘的路回到家,孫翔躺在床上時還事一臉不可置信。

  「沒見過比你更像神經病的,這半年來天天搭到底站再走一大段路回家……嘶,你輕點!」

  這時候周澤楷在給孫翔揉腰。

  「而且你家分明離我家挺遠的,居然還能常常在同一家店吃飯買東西,這也太巧了吧!果然愛情了力量真偉大?」

  看孫翔一臉得瑟的樣子周澤楷忍不住湊上去親一口,然後想了想才開口。

  「我……跟著你。」

  「……臥槽你這是跟蹤狂吧?」



评论(11)
热度(59)

© 四個半月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