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個半月大

宮崎,台灣人,繁體字使用。

➤全職文章放置。
➤主要葉方,還有方銳中心,偶爾有其他的。
➤留言有空會回,私訊不會回。注意禮貌 :"))
➤很懶所以外連失效不會補。

[葉修x周澤楷]聽說F市下雪了

※給我愛人的生日賀文,生日過了發上來混更


  他喜歡的那個人話很少,不只平時不善言辭,就連在網上打字也沒多出幾個字。如果說他自己是不太會使用手機所以回得少,那麼他喜歡的那個人就是單純犯懶而已,將兩個人的QQ紀錄往前翻,大都是照片和五個字內的回覆。而興許是要彌補不愛打字的壞習慣,那個人時常發來隨手拍的照片,也沒解釋什麼,就是些所見的瑣碎零星,只有極少數時會發來自己的照片,多是別人給他拍的側拍或者偷拍。葉修無一不存。

  此時他點開了那個人剛傳來的影片,影片一開始有些晃動模模糊糊的,靠著窗子定位後,看見的是外頭飄著細雪的景色,雪並不很大,透過鏡頭看上去還有些像雨,但搭配著對方難得多打一字的敘述,他還是認了出來。

  下雪了啊,也到了這個季節了。

  還不是最冷的時候,所以他還沒什麼感覺,但看到對方傳來的照片,才真的有冬天來臨的實感。他傳了一張豎著大拇指的貼圖過去,想了想又輸入一句:『那邊冷嗎?』

  『很冷』

  不只是冷,還多了一個很,看來是真的挺冷的。想起那個人有多麼怕冷,葉修想他現在應該圍著圍巾在室內最溫暖的地方蜷著不肯移動,忍不住笑了出來。分明懶得要命,怕冷得不行,卻因為工作的關係不得不再休假時出國進行拍攝,連原先說好的休假時來幾把榮耀都被迫取消,肯定憋屈得不行。

  葉修翻了手邊的文件並確認了行事曆,一邊打開新的網頁一邊給對方傳了信息。

  『明天有行程嗎?』

  『沒』

  得到回應後葉修將網頁拍了下來傳給對方,便起身收拾行李去。

  『明天中午的飛幾,在旅館等著』


  坐在候機室時他難得感到有些新鮮,對於過去時常要搭飛機到其他城市比賽的他來說,搭飛機實在不是多大的事,但搭飛機去見人,倒還是第一次。他們不在一個城市,因為賽程的安排一個月也未必見得上一次面,但他們都不是會特地去找對方的那種浪漫性子,最多在窮極無聊難耐時給對方打個電話,就是最膩歪的事了。像這樣為了一個人滿懷期待地等待見面,惴惴不安地倒數著,也是不可多得的難能可貴。

  而對於那個人的感情,也是不可多得的。

  葉修知道自己屬於自我中心的那類人,他不懂人情世故,或者說不屑一顧,他忠於自己的渴望更勝於配合他人;那個人與自己極其相似卻又有些不同,他配合度極高,只要是為了一致的目的便願意妥協,然而所堅持的目標一點也不偏移。

  他們兩人時常被拿來比較,葉修在不知不覺中觀察起他來,他是有些好奇,是怎樣的人能承受著他人的崇拜繼續前進,不覺得喜歡是沉重,名聲是負擔,他是怎麼在妄名吹捧之下一往直前而不曾墜落?

  他看著那個大男孩靦腆地笑,有些溫吞,原以為是刻意為之的生疏,後來才知道那都是真實的反饋。他怕生,怕麻煩,又懶,努力非凡,卻不會勉強自己,總是一副游刃有餘的樣子,帶著那股令大家不住追隨的王者風範。子彈所及之處,他即是規則,但凡他所到,他便是唯一。

  曾經他問過那個人會不會累,因為他看上去優游自得,然而站在同樣的位置和立場,過去他曾經狠狠失敗過,因為自己的自以為是以及他人的無法理解跌落谷底,磕磕絆絆才又爬了回去,他忍不住有些擔心。

  「已經沒事了。」那個人說。

  葉修原本以為他是在回答,但看著那個人盯著自己時認真的神情,才知道對方是在對自己說,沒料到會有被後輩安慰的一天,他楞了一會兒,旋即笑了出來。他是真的沒事了,過去發生了多大的事,現在看來也算不上一回事,他的身後有一群夥伴,身邊還有這麼一個人。

  「我沒事。我是在問你。」

  對方思考了許久,久到葉修以為他不願意回答,或者不知道怎麼回答,久到葉修都要睡過去了,他才輕巧地說:

  「不累的呀。」

  累的時候就休息,忘掉所有,好了再回來,所以,不累的。他說,難得話多的費盡許多力氣說道。

  他就是這麼樣的一個人。他承受著所有熾熱的目光,背負起所有期待,但他從不勉強自己,一旦疲累得再無法忍受,他便將一切丟棄,忘記他人的喜愛、忘記自己的身份,只記得最原本的純樸,然後他回來,又會是那個所向披靡眾望所歸的人。他感謝著所有喜愛,但絕不讓那些將他壓垮,因此他才能一直屹立不曾跌倒。

  後來葉修才想,其實那個人才是最自我中心的人啊,只不過他愛著自己,也將他人所給予的愛視若珍寶,所有的都要揣懷著不願捨棄,便必須比誰都要堅強。哪怕他比誰都怕麻煩,只有這點不能動搖。

  或許他就是喜歡他的用心與專情,也或許是喜歡他靦腆微笑時輕輕瞇起的雙眼,或者是抿著唇思考要回覆什麼時煩惱的模樣,又或者是,嘴上不說、但行動快速這點。葉修看著在出境大廳戴著帽子跟口罩又圍了圍巾,只露出一對眼睛的那個人,他想,不管原因為何,總歸是喜歡上了。

  「你看起來真的很冷啊。」

  葉修伸手過去摸他的手,他老是嫌麻煩所以不肯戴手套,此時果然凍得跟冰塊似的。

  「冷,快回去。」

  一邊說一邊把手塞進了葉修的口袋裡,只是說得不知道是想快點回旅館,還是快點回國。

  他們走出機場,在攜來攘往的人群裡緊握彼此的雙手前行,葉修呼出一口白氣,看著冬季朦朧的天空和幾乎要隱沒的冬陽,一點的凜冽,一點的溫煦。

  「真的挺冷的,不知道今天會不會下雪?」

  「聽說不怎麼下雪的。」

  「太可惜了,虧我特地飛過來。」他捏了貼口袋裡對方逐漸溫暖起來的手,說,「不過今天不下,還有明天跟後天,一起等到下雪吧?」

  然後周澤楷笑著瞇起了眼睛,說:

  「好的呀。」



F市風好大還一直下雨,我要被冷死在F市了。


评论
热度(5)

© 四個半月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