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個半月大

宮崎,台灣人。

➤全職文章放置。
➤主要葉方,還有方銳中心。

[葉韓]夾縫求生 02

◎偽哨兵嚮導設定,私設多到已經變成另一個存在了。

◎雖然是葉韓,但是是嚮導X哨兵!

◎這篇設定比較多,不過韓文清終於上線了。


  江波濤沒有問葉修當年為什麼走的那麼快,倒是問了不少他這一年幹了些什麼事。事實上葉修這一年可以說是音訊全無,只有每個月固定打通電話回報他仍活著,除此之外幾乎沒有人能聯絡到他,肖時欽他們還曾一度懷疑葉修會就此背叛(然而與其這麼稱之,或者說是捨棄自己的存在證明更加貼切),但蘇沐橙並不認為葉修會逃走,她說:「他這個人如果要走,一定轟轟烈烈的。」

  葉修並沒有走太遠,他仍然待在H市內,只是稍微遠離了繁華的市中心來到H市的邊疆,那邊靠近城市運輸的的士站,他就著簡樸的小旅館隨意地住了下來。反正他向來不怎麼在意生活品質這類的身外之物。

  「那邊挺好的,就是科技沒那麼進步。」

  「不能和這裡比嘛,再說邊區也只有運輸作用而已,用不著太要求。」

  人口的眾多使城市交通壅塞混亂,即使科技再怎麼進步也無法緩解,因此政府將各城市的邊區劃分為交通轉運點,除了特約的士之外沒有其它可以到達他城的方法。

  葉修是要塞H市的本地人,能力者的培育學院也在H市,他自然沒怎麼去過別的城市,加上進入第三部門後行動上更受限制,只有在執行任務時去了G市跟S市幾次。

  對於外面的世界,說沒有羨慕那肯定是騙人的。

  江波濤後來說那麼外市的工作都讓給葉修去做,他又裝作不好意思的拒絕了,說怎麼能剝奪別人難得返鄉的機會?江波濤又豈會不懂這兩種旅行之間的差異。

 

  打靶間的門沒有徹底掩上,葉修大老遠就能聽見槍響後打穿木靶的聲音,久違的清脆,甚至連彈匣甩落在地也讓葉修忍不住因熟悉而笑了出來。這裡確實是他一直以來生存的環境。

  開門的時候迎面而來的是撲鼻的煙硝味,視線還沾染上了一層粉塵,但這並不妨礙他看清室內有什麼人,尤其一邊在把玩槍械的人還紮著一頭小馬尾。

  「江波濤你怎麼來……我靠,不是吧?老葉你回來了?」

  有些粗暴地把保養到一半的槍扔在桌上,張佳樂像看到鬼一樣撲向葉修,在他身邊繞了幾圈後又蹬腿湊上他面前,距離近得可以感受到彼此的氣息。

  「真的是那個葉修?」

  「怎麼?太久沒見忘記我長怎樣了?要不讓我給你一一回想哥的傳說?」

  「滾吧你!一秒都不想記得。」

  葉修看著氣呼呼的張佳樂覺得特別親切,他還是一樣容易被撩撥生氣,那脾氣怎麼樣也不像是一個心細的嚮導。張佳樂把桌上的傢伙隨手揣在身上就離開了,回頭還不忘友好地提醒葉修一句。

  「你去見黃少天了嗎?他找你可久了。」

  別提醒好嗎。葉修一想到黃少天那比子彈還要快的語速就頭疼不已,這次回來也努力避著,他還想再多享受一點清閒。

  帶路的江波濤已經走了,他的責任是讓葉修認識他的新哨兵,後續的適應問題只能靠他們彼此互相磨合。韓文清似乎已經知道葉修這個人,他讓被打穿的木靶自動換上新的之後才放下手中的槍,槍口附近還有一兩道頗深的裂痕。

  在接觸到韓文清雙眼的剎那,葉修便知道他不會是個太好的哨兵,雖然同樣身在被流放的第三部門的他沒什麼資格對此評頭論足,但對此他卻感到毫不懷疑。

  韓文清的太過正直並不適合幹盡各種醜陋勾當的第三部門,而他的固執也不適合政府機關的行事作風,他看著韓文清深邃且直勾勾的眼睛,葉修肯定他絕對不懂什麼是讓步、什麼是妥協。這點在現實中可以說是特別殘忍,什麼理想跟正義事實上都是一席美夢,他嚐過破碎的感覺,而且選擇了順流而下。

  但顯然韓文清無法理解,也似乎不打算理解。

  「我是葉修,你的新嚮導。」


评论(1)
热度(24)

© 四個半月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