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個半月大

宮崎,台灣人。

➤全職文章放置。
➤主要葉方,還有方銳中心。

[all翔]那些我在廁所遇到的四腳獸

◎姊姊同學的親身經驗,覺得太有趣了所以拿來改寫成all翔。(只有兩篇是真的~)

◎是小段子,標題很黃但是完全沒有肉!黃的是通篇都在提廁所。

◎周翔、葉翔、肖翔、江翔、韓翔。


☞周翔ver.

我已經站在餐廳廁所的外面十分鐘了,噢對了,是殘障廁所、大間的,請讓我解釋一下為什麼我會像個傻逼一樣一直站在這。我是餐廳的服務生,而現在剛好快到我們店打烊的時間,我把擦拭乾淨的桌椅整齊疊好、地板掃過拖過還用吸塵器清過,連男廁跟女廁都清理好了,現在只殘障廁所還沒有檢察。基本上店裡的客人是不太會去使用殘障廁所的,不過尖峰時期廁所的使用率偏高,說不定有客人會因為等不下去而佔用殘障廁所。

這些都無所謂,但問題來了,我準備打掃廁所時殘障廁所是使用中的狀態,而我大致上掃好男女廁之後這間的門仍然沒有打開。這位客人是吃壞肚子了所以困在裡面嗎?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嚴重了,以一家餐廳來說沒有比這個更加糟糕的事情了。

我猶豫了一下,還是敲了敲門決定詢問客人。

「不好意思,請問客人您有什麼問題嗎?」

這時候從裡面傳來了一點驚呼聲,我想我是嚇到他了,也是,他說不定現在正肚子痛得撕心裂肺,身為一個服務業的工作者我有必要好好關心我們的客人。

「我們準備打烊了,如果您須要使用廁所的話我可以等到您出來再作打掃,不用急。」

我忍不住為這麼善解人意的自己點三十二個讚!我一邊靠著牆壁哼著小調,做了好事之後的心情真是特別輕鬆愉快。沒過多久兩位客人就從廁所裡出來了。

是的,是兩位。

他們從廁所裡出來的時候身體是緊緊靠著的,身高比較高的那位臉脹得很紅、我都要以為他是因為肚子痛而臉部過度扭曲,旁邊摟著他的腰的男人用另一隻手抓著彼此的外套。他們離去的時候我還能看見他們來不及完全紮進褲子裡的襯衫跟沒有繫好的皮帶正拉得老長一跳一跳的。

而這也讓我想到,剛剛那位臉長得特別好看的男人,手上拿著外套的位置正好擋在彼此的褲檔前。


☞葉翔ver.

『你上個廁所怎麼這麼慢啊』

收到朋友傳來這樣的簡訊其實並不太意外,畢竟我已經蹲守在廁所前至少二十多分鐘了,說真的一間餐廳都是蹲式馬桶也太不體諒人了吧,瞧不起只會使用坐式馬桶的人嗎?我必須坦蕩蕩並且自豪地表示,我是個無論如何都必須使用坐式馬桶的人,我就是喜歡在一個乾淨舒適的環境上廁所。千萬不要以為這只是件小事,你們知道所有小事都可以成就大事情嗎?

話是這麼說,但是老實說我已經等到膀胱快爆炸而我也要崩潰了。雖然說使用殘障廁所的人很有可能是真的有什麼障礙因此使他如廁的速度很慢,而堅持要使用這間廁所的我毫無疑問地不能向裡面的人抗議,但是!當人遇到生存危機的時候總是不免失控跟衝動,因此我還是忍不住敲了門。

當然姊是有萬全準備的,在我不斷轉珠的這段期間眼睛、手跟耳朵可是一起使用上了,認真看著螢幕滑動畫面的同時我分分鐘都在注意廁所裡面的動靜,一來當然是因為我不希望有人趁我沒注意的時候搶先我一步進廁所,二來是裡面不時傳來奇怪的聲響讓我很擔心裏面的人是不是有點障礙或者出事了。

秉持著助人為快樂之本,我決定出手相救──好吧,重點還是因為我特麼快齁不住了。

「哈囉?裡面有人嗎?請問您還會用很久嗎?」

然後我聽見裡面的人好像喊了一句什麼,聲音有點尖有點高,總之聽上去不是很好。真心希望他不是出事了,我可不想因此上電視臉還被打馬賽克、下面標題點著「等不到廁所 少女意外成為命案第一發現人」。媽的,那可一點也不有趣。

「需要幫忙嗎?不需要的話可不可以先出來讓我進去?說真的我等有點久了啊,相信我不是來找碴的──」

話還沒說完門就打開了,飛奔而出的青年汗涔涔的,在他經過我身邊時我還能看見他額角流下的一滴汗跟紅腫的嘴唇,看起來樣子是挺不好的,讓我不由覺得自己不應該催他。但畢竟事已至此多說也無用,我把視線調轉回前方,拉起一邊的包包準備進廁所進行我的人生大業。

然而!然而!我卻看到另一個男人緩緩從我前面的、殘障廁所、踱步出來!我敢發誓他絕對不是繼剛剛那名青年後才進廁所然後再剛巧出來的,我轉過身看那名青年再轉回來的過程大約才一分鐘,就算是男生也沒有人這麼快的。而且我沒有聽到、那啥,任何可疑的水聲。

大概是注意到了我的視線,他看著我然後點了點頭,嘴邊雖然刁著菸但是我仍能看出他是在笑,那抹有些嘲諷的笑容熟悉無比,在瞬間我的腦中有許多東西運轉著,看著他逐漸遠離的背影,我終於構思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廁所是禁止吸菸的啊!」


☞江翔ver.

江波濤要孫翔上飛機之前先去一趟廁所,雖然旅程短,但如果孫翔突然想上廁所的話那就不妙了,尤其他總是會暈機,每次都要一邊忍著頭暈想吐一邊努力撐到下了飛機才能解放,據說那時候在廁所真的是各種精彩。孫翔說他再也不想體會猶豫著要先上廁所還是要先吐的窘境。

拉著孫翔到男廁的時候居然只剩下一間獨立空間,江波濤想著先讓孫翔進去,等他出來之後自己再上,但孫翔這時卻格外機智,他指了指手錶表示離登機也沒剩多少時間,反正廁所有一個男生的小便斗跟一個坐式馬桶,一邊對著左一邊對著右,兩個人都是男人、背對著背也沒什麼好害羞的。江波濤是想時間沒有趕到要這麼克難,但又想到彼此特殊的身分、在公眾場合多待一分鐘就多危險一點,所以也就跟著孫翔進了廁所。

心髒如江波濤從沒想過自己也有反被聰明誤的一天。

他們在廁所裡面光明磊落地脫下褲子、操著彼此都有的傢伙然後開始幹活,我是說、如廁。然後一起拉上了褲子拉鍊跟皮帶,拍宣傳片的時候沒少看過彼此脫衣服、更何況他們背對背上廁所除了聲音之外不要說偷偷比大小了,根本連對方內褲的顏色都沒瞧到,總之,他們沒有感到半點害臊跟半點不對勁的就拉開了門出去。

然後,門外的人睜大了眼睛瞪著先走出去的孫翔,接著一臉了然地看著江波濤,表情之詭異之猥褻讓江波濤在瞬間明白了。

媽了個蛋,被人當作是基佬了。


☞肖翔ver.

A先生感到很煩躁,他想上廁所──應該說,他從十分鐘前就想上廁所了,這間咖啡廳非常不人性化地只有一間廁所,雖然想想這家店並不怎麼大而且生意也不算太好,只有一間廁所倒是情有可原。然而A先生現在並不想理智的去分析這些東西,他只知道照理說他十分鐘之前應該就要進到廁所裡然後舒爽地解放,接著再回到他靠窗的位置繼續喝著熱騰騰的咖啡。

但事實總是殘忍的,他等了又等、眉頭一再緊皺,甚至他覺得去趟對面的書局借廁所還比較靠譜些。A先生認為他既然有在店裡消費那麼就有使用廁所的權力,而這間廁所不該被特定人士佔用,應該大公無私、一視同仁地為所有人敞開它的大門,孰可忍孰不可忍,A先生重重敲了廁所門一下,還忍不住爆了點粗口。

「臥曹裡面的人是便秘了不成!」

發洩了情緒卻無法解決他那如滔滔江水般不斷湧上的如廁慾望,他想,裏面的人如果裝死的話就要叫鎖匠過來開門,要知道尿急的人可不好惹。

「嘖、誰讓你不快點的,拖拖拉拉!」

「這裡是外面!不是要你別鬧的嗎。」

「這裡分明是裡面啊!你腦袋行不行啊?先別說這些了,你幫我啊。」

「外面有人在等……」

「但這樣我不能出去啊!你先幫我把褲子拉上、」

……

A先生現在蹲在書局的廁所裡,覺得這間廁所真是各種意味的美妙。


☞韓翔ver.

XXX年X月X日 日記

在這邊我要跟大家分享一個血淋淋的故事,親身經驗絕不灑狗血。

我剛到餐廳打工兩個禮拜,雖然是個菜鳥但是工作上沒有太多的困難跟問題,然而這一天我卻遇到史上最大的問題。打烊時間快要到的時候我開始打掃餐廳,洗好碗並擦好桌子之後打算把廁所也清掃一下然後結束這一天。

照理說應該是這樣沒有錯,但是廁所的燈卻亮著而門也鎖著,我想或許有客人還在用吧,也就先到外場幫同事做善後工作,但等到我連自己的包包都收拾好時,我發現那位客人仍然沒有從廁所裡出來,而店長已經在喊我了。我站在廁所外面至少五分鐘,但在這漫長的五分鐘之後都沒有聽到任何沖水或者是扭開水龍頭的聲音,這讓我有點擔心。

如果裡面其實根本沒有人呢?一想到這邊我開始打寒顫,這真是糟糕的想像。我實在是想快點終結這個想法,所以我站在離廁所有點遠的地方然後向裡面的人喊話。

「裡面有人嗎?我們要打烊了!」

我祈禱著裡面千萬要有人回我話,但又想如果有人回覆了我但卻一直沒開門的話……真是越想越糟糕,還好在我快要被自己下得落荒而逃時,門打開了,我還先確定出來的人真的有腳才鬆了口氣。但這也只是我抬頭之前的放鬆,當我對上對方的臉時,我居然有點希望他長得像僵屍,再怎樣也強過一臉嚴肅、皺緊的眉毛、沉得像有鉛塊掛著的嘴角以及那渾身散發出的兇惡。我只差沒有跪下來說大人有大量請原諒小的。

等人走了之後我感到我的腳終於不再釘在原地,能夠順利完成最後的掃除自然是再好不過,我提著一旁的準備已久的掃把跟拖把,然後迎接我的是瞬間又關上的廁所門。

我肯定這不是鬧鬼,因為我聽到了匆忙跑到門邊的腳步聲,跟對方扭頭前映在鏡子上羞紅的臉。哪有鬼這麼不稱職的?若真是如此,我突然覺得這樣的鬧鬼真是讓人感到不爽。

「裡面有沒有人啊?」

「沒人!」

「你搞我啊!我們要打烊了,快點給我出來!」

……信不信由你們,這個故事是現在進行式,我現在搬了張椅子正坐在廁所外面等裏面的人出來。天知道我到底幾點才能回家!


追記:

剛剛那個一臉兇神惡煞的人讓店長領著又回到我這邊,然後他敲了敲門,好像還說了幾句話,裡面的人才終於咬著嘴唇把門開了。噢對了,他雖然把襯衫領子拉了起來,而我也努力秉持著非禮勿視,但終究還是看到脖子上種種的紅點……是什麼就不多說了。感謝老天,我可以回家洗洗睡了。




评论(6)
热度(197)

© 四個半月大 | Powered by LOFTER